新筆趣閣 > 畫滿田園 > 《畫滿田園》第三千九百五十七章 無理的女人
    這時候,花沫竹走到了一套首飾前,那是一套白銀纏絲雙扣珠鐲子,銀器在首飾里不算是貴重的,但是那對珍珠卻是這個鐲子的點睛之處,也是這對鐲子貴重的地方,當然,這對鐲子的樣式真的很是好看,簡單卻又上檔次。
  
      花沫竹本就不是張揚的人,所以對這樣簡單的首飾比較喜歡,她看著那對鐲子想要讓伙計拿出來,可是又有點不敢。
  
      玄妙兒看出來小丫頭喜歡這對鐲子了,過去對著伙計道:“把這個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伙計小心的把一對鐲子拿出來,放在了柜臺上。
  
      花沫竹有點尷尬,因為自己知道這的東西不便宜,不想讓玄妙兒破費,剛才自己確實是被這個鐲子吸引住了,所以一時愣神了,現在有點后悔了,自己就不該真沒見識,見了好看的東西怎么都不會掩飾呢?
  
      她對著玄妙兒道:“嫂子,我不看了,我不喜歡首飾。”
  
      這時候邊上一個十四五歲,打扮的比較張揚,穿著一套藍色裹身底裙,外罩金絲薄煙翠綠紗,頭上插著鏤空金鑲玉的蘭花步搖的女子走了過來。
  
      她用身子把花沫竹往邊上一撞,然后拿起了那對鐲子看了看,之后對著花沫竹哼了一句:“什么身份,也敢來這買首飾,也不看看自己的寒酸樣,你能買得起么?這的首飾哪個不是百兩起價,你是哪個府上不入流的庶女?看看這穿戴,還不如我們家的丫鬟呢。”
  
      這時候花沫竹的眼里閃著淚花,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家的身份不高,特別是自己爹是庶出的,加上自己本就不受祖父母喜歡,她生怕熱了不該惹的人,讓自己家更沒地位,當然也有點擔心自己連累了玄妙兒。
  
      所以她對著那個女子小聲道:“對不起,我這就出去。”
  
      玄妙兒拉住了花沫竹:“你沒錯不需要道歉,更不用出去。”說完,玄妙兒對著那個華衣女子道:“你爹娘沒教過你說話么?給我妹妹道歉。”
  
      那個女子冷笑了一聲:“道歉?就你們讓我道歉?一對的窮酸相,來這看看首飾過過眼癮有意思么?看看你們身上頭上的首飾加一起也沒有我這一個特步搖值錢吧?讓我道歉,可笑。”
  
      玄妙兒不喜歡帶太多的配飾,穿的也是相對簡單,所以在這個華衣女子看來,玄妙兒也是窮酸的人。
  
      并且玄妙兒生了孩子之后,也就不怎么參加什么京城這些女人的詩詞茶會,加上跟玄妙兒同齡的基本都嫁人了,這一批年輕的世家女子認識她的也就少了。
  
      此時那個華衣女子看著玄妙兒一臉的藐視,好像她多高高在上一樣。
  
      玄妙兒看著對面的女子,真的覺得這人讓人生厭,眉眼倒挑看著就尖酸刻薄。
  
      并且這個女子也不是很有底蘊的家庭,因為自己頭上雖然飾品少,但是就是那一柄翡翠簪子,就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就算是買得起,也未必買得到的。
  
      她眉頭微皺看著那個女子:“我再說一遍,給我妹妹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那女子嘴一撇:“我的天啊,我好害怕啊,這是誰啊?還要對我不客氣,你知道我是誰么?”
  
      玄妙兒看著這個女子真的是越看越覺得欠削:“不管你是誰,做錯事就要到道歉,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
  
      那女子仰面笑了兩聲,沒啥人附和,所以略顯尷尬,她也就不笑了,看著玄妙兒道:“我可不需要你這下等人給我什么機會,我馬蓮蓮可是十一王爺的表妹,你算是什么東西,要是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或許我還能給你一個活著的機會。”
  
      玄妙兒聽著這個身份很想笑,一個王爺的表妹,說起來,一個王爺不知道多少表妹呢,這要是五福之內的都算上,真的是不知道排出去多遠了。
  
      這個親戚嚇唬一般人還行,自己連公主都不畏懼,一個王爺的表妹,自己真的不放眼里。
  
      不等玄妙兒說話呢,花沫竹嚇得腿軟了,她想到是皇親國戚的,覺得這命要保不住了。
  
      怎么都是死,不如自己一個人把事情扛下了,免得讓玄妙兒跟著自己吃瓜撈了。
  
      她又要跪下去去求那個十一王爺的表妹馬蓮蓮。
  
      玄妙兒一把抓住了花沫竹的肩膀:“沫竹,嫂子跟你說什么了?不用怕,有我在,還沒有人敢欺負你了。”多虧花沫竹纖瘦,玄妙兒這才一手就阻止了她再次下跪。
  
      這時候馬蓮蓮怒了,伸手就要去打玄妙兒。
  
      心澈一把按住了馬蓮蓮,然后看向了玄妙兒,等待指示。
  
      玄妙兒過去對著馬蓮蓮就是兩個耳光:“跟我妹妹道歉。”說起來,玄妙兒這幾年還沒受過這樣的氣呢,竟然有人要打自己的臉,真的是活膩了。
  
      馬蓮蓮被玄妙兒兩個耳光扇的頭暈,緩過來之后瘋了一樣奔著玄妙兒過來,并且喊著自己的兩丫鬟一起上。
  
      心靜看著這幾個人搖搖頭,都是什么蝦兵蟹將,她一只手就把那兩個丫鬟收拾了。
  
      心澈又按住了馬蓮蓮:“夫人,繼續打么?”
  
      玄妙兒對著馬蓮蓮道:“今個你不給我妹妹道歉,就別想離開,道歉。”
  
      花沫竹害怕的看著玄妙兒:“嫂子,算了吧。”
  
      玄妙兒就是看著花沫竹這個樣子,更是覺得不能算了,她這被欺負習慣了,以后要是一直這樣,這輩子都是被欺負的命,就算是自己愿意給他撐腰,也不是能時刻照顧到了,所以必須讓她自己夠硬氣了。
  
      她對著花沫竹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禮讓三分,人再犯我,我還一針,人還犯我,斬草除根。做人不能一味的退讓,只會讓有些人得寸進尺,活著要有尊嚴。”
  
      花沫竹很相信玄妙兒,但是一時的讓她改變也很難,她點點頭:“我知道了嫂子。”
  
      “之前心靜給你的東西,該用的時候就用,對于對你不敬的人,不用心懷仁慈,因為你的仁慈未必會讓對方感恩,反而可能變本加厲。”玄妙兒對著花沫竹教育到。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