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最強醫圣 > 《最強醫圣》第兩千五百五十九章 幻劍迷宮
    一陣微風吹過。
  
      一片云遮擋住了太陽。
  
      劍山和圣天王朝的人看到林戰河慘死的尸體后,他們有一種遍體發寒的感覺,身體一個勁的哆嗦不停。
  
      “老祖,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身為帝王的韓揚輝對著韓北衡傳音問道。
  
      韓北衡的傷勢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好轉,他此時感覺吸入肺里面的空氣,也變得無比的冰涼。
  
      原本這次前來劍山,完全是覺得根本不會有任何危險,可如今卻落得了如此地步。
  
      韓北衡知道就算低頭也肯定無法離開這里的,他目光不禁望向了天空之中,那沒有了九條金龍的宮殿,眼眸里多了一絲堅定之色。
  
      而曹寂、聶廣石和康伯等人,倒是還在思忖著封思蕓剛剛所說的話。
  
      這沈風和封思蕓之間,竟然是未婚夫婦的關系?
  
      這讓曹寂和聶廣石更加激動的不能控制情緒了,畢竟沈風是他們天絕宗的圣子,所以作為沈風未婚妻的封思蕓,也勉強可以說是天絕宗的人了。
  
      一位掌控了時間法則的神元境強者,這絕對能給宗門帶來一種強大的保障。
  
      正當封思蕓想要問一下沈風,剩下這些人該如何處理的時候。
  
      只見林戰河的尸體自主顫動了一下,這一幕在場不少人都看到了,包括封思蕓在內。
  
      對此,封思蕓柳眉微微一皺,目光第一時間定格在了林戰河的尸體之上。
  
      她的時間法則施展了一次之后,必須要有一定的間隔時間,最起碼要等上三個小時之后,她才能夠第二次施展。
  
      很快,從林戰河的尸體上飄蕩出了一道淡淡的虛影。
  
      眼前這道虛影和林戰河長得一模一樣,應該是他的靈魂狀態。
  
      一般修士死亡之后,靈魂會跟著一起消散,除非是修煉了特殊功法,或者是會一些秘術的修士,在肉身死亡的狀態下,他們還能夠保持靈魂不潰散。
  
      很明顯林戰河就是擁有這種能力。
  
      如今杜鼎言等劍山的人,在看到林戰河的靈魂虛影之后,他們也是愣了數秒鐘。
  
      看來他們之前并不知道,林戰河擁有這種死而魂不滅的手段。
  
      林戰河的靈魂虛影表情猙獰的猶如是魔鬼一般,如今肉身死亡,這對于他來說等于是根基盡毀。
  
      而且去奪舍別人的軀體,總會有一些缺陷存在的,最完美的狀態還是需要自己凝聚肉身的。
  
      林戰河也是一個追求修煉之路的人,他一直期待著將來脫離二重天,去往三重天追尋更高的修煉道路。
  
      可眼下被封思蕓斬了他的肉身,對于他而言,想要重新凝聚肉身,又將耗費數千年的時間。
  
      在這期間,他還需要不停的獲得對靈魂有好處的天材地寶,否則他的這道靈魂虛影,在短短幾十年內就會潰散。
  
      封思蕓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在她想要滅了林戰河的靈魂虛影之時。
  
      林戰河的虛影之上爆發出了一層洶涌的波動,促使整片廣場自行顫動了起來。
  
      這封思蕓沒有去管這么多,在她要施展攻擊的瞬間。
  
      “轟”的一聲。
  
      整片廣場好像猛地下沉了。
  
      緊接著,四周開始被一層淡淡的黑霧所籠罩,封思蕓看到不遠處的林戰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茫茫的無盡空間。
  
      當她回頭的時候,她看到沈風等人也全都消失不見了。
  
      數秒鐘之后。
  
      一道道黑芒從地面之中閃現,只見從地面中冒出了一把把黑色的巨大利劍。
  
      這些利劍并攏在一起,變成了一堵堵的劍墻!
  
      在封思蕓的目光之中,這里好像是變成了一片迷宮,她行走在一堵堵劍墻阻隔的通道之上,根本是無法走出這里,而且感知力也讓無法延伸出去,這讓她的柳眉越皺越緊。
  
      與此同時。
  
      聶廣石和曹寂等人全部和封思蕓有了一樣的遭遇,甚至在剛剛黑霧籠罩的時候,他們幾乎全部被一層無形之力給分開了。
  
      如今在迷宮中停留在一起的人,除了趙燕芬和秦落秋之外,就只有賀北蒼和劍山原本的大長老等人了。
  
      其余人全部被分散到了不同的地方。
  
      眼下在這迷宮內某個地方的賀北蒼等人,臉上隱隱充斥著疑惑之色,他們從前沒聽說過劍山內有這種機關存在。
  
      “老三,我猜測現在很多人都被強行分開了,而我們之所以沒有分開,完全是林戰河沒有把我們當回事情。”劍山原本的大長老說道。
  
      如今這些人身上的傷勢都稍微的恢復了一些,最起碼他們有了一點自保能力。
  
      賀北蒼看著兩邊高高的劍墻,在這劍墻的頂部,有一層無形的阻隔之力,他們根本無法沖破這層阻隔,去往劍墻之上的空間。
  
      在判斷了如今的形勢之后,賀北蒼說道:“我們只能先沿著這里的通道,嘗試著走一走了!”
  
      在這處迷宮的另外一個地方。
  
      沈風一個人虛弱的站立著,如今他感覺不到曹寂等任何人的氣息了,甚至這里還限制了空間法則之力,他根本無法打開血紅色戒指,以及去溝通第一古畫了。
  
      在他腦中若有所思的時候。
  
      兩邊高高的劍墻之上,開始有有一道道劍氣在四散而出。
  
      這些劍氣頓時朝著沈風掠了過去,如今在如此虛弱的狀態下,沈風根本無法躲避。
  
      他的身上瞬間出現了十幾道劍痕。
  
      在這處迷宮的其他地方,也和沈風這里一樣,開始有劍氣在不停的滋生。
  
      與此同時。
  
      這處迷宮的外面。
  
      林戰河的靈魂虛影站立在了廣場右側的角落之中,如今其他地方全部被黑霧給籠罩了。
  
      而杜鼎言和韓北衡等人,在林戰河的牽引之下,現在也全都站立在黑霧外。
  
      在他們面前凝聚著數個光幕,通過這些光幕內的影像,可以清楚的看到迷宮內多個地方的場景。
  
      這些場景全都是沈風和曹寂等人所在的地方。
  
      杜鼎言他們看到其中在滋生劍氣攻擊沈風等人之后,他們不禁將目光看向了林戰河。
  
      面對杜鼎言等人的疑惑,林戰河冷笑道:“這是幻劍迷宮,哪怕是神元境九層的修士,一旦被困在其中,也不太可能從里面逃脫出來的。”
  
      “這幻劍迷宮乃是一件秘寶,只要將其開啟之后,這片區域就會產生無數重疊,被分別困在里面不同位置的人,他們永遠都不可能會碰到。”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其中的攻擊只會越來越強。”
  
      “這是劍山的護宗秘寶,只有每一任劍山最強的太上長老,才能夠知道這件秘寶的存在。”
  
      很明顯,沈風是被林戰河重點“照顧”的對象,所以他哪怕如此虛弱,也被獨自分隔在了幻劍迷宮的其中一個地方。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