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女劍仙 > 《女劍仙》第三千零一章 人心惶惶
    魘魔最終被研究出來個所以然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如果沒有什么頭緒也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表世界和暗世界必須建立一個長期有效的聯系,這就是黃局長孜孜不倦的想要達成的條件,而寧清秋就是主動的給出了這樣的便利,對于他來說,這就是有了瞌睡就是送枕頭來,再好不過。
  
      當然,這樣的話自然是不能擺在明面上來說,不然的話就是會讓一切都是變得糟糕,靈修心高氣傲,最是不愿意被人算計,由己及人,表世界的官方也知道他們應該暫時的捏著鼻子當孫子,所以就是盡心竭力的在這當頭拼命巴結,但是這個也要有個度,這若是把握不好,就是顯得格外的諂媚。
  
      到時候就是落了下乘了。
  
      黃局長就是連不迭的答應下來這件事,琢磨著這里面到底是有什么章程可以用,到時候說不定就是一件舉足輕重的大事兒。
  
      寧清秋自然也是滿意的,自己出工出力,沒說讓表世界的人對她感恩戴德吧,但是還是要知情識趣的,對方沒有弄什么詭譎心思到自己身上,那就是很好,寧清秋某些時候是個純粹的人,修煉,用劍,殺魔,那就是足夠了,若是自己真的陷入這些人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里面,那就是太煩人了些。
  
      所以聲音更加的緩和幾分,就是說道:“很好,那接下來這里的事兒就是交給你了,我要通知學院這里發生的事兒,還需要送我的幾位同學回a大,這里就是不能多留了。”
  
      黃局長是個聰明人,聞弦音而知雅意,自然是明白這里面的講究的,雖然開始的時候提到同學心里面咯噔一聲,都是想到了納蘭徽和顧微涼兩位大少爺身上去,但是一聽到a大,就是知道這所謂的同學并非是靈修,而是普通人,要說這也是她們的福氣了,能夠在未來那個不可定論的時代里面,擁有寧清秋這樣的一位特殊的“同學”,無異于就是多出一道保命符,這就是多少人求都是求不來的福氣。
  
      不過他到底是心思沉穩,絕不會在這個時候含糊,不該說的多一個字都是不會吐露,就是平聲靜氣的說道:“那寧小姐先離開吧,接下來這里的事兒我會處理好,若是有什么麻煩,直接聯系我就是可以了。我處理大事兒不算是得心應手,但是這些后續掃尾倒是手到擒來。”
  
      這就是表明立場了,不得不說,黃局長還真的聽會做人的,至少就算是寧清秋這樣的淡漠的性格,都是覺得在和這個人合作做起事兒來更加的簡單些。
  
      說實話,寧清秋的前室友們早就是嚇傻了,三魂七魄都是差不多散了個干干凈凈,這會兒見著她提著劍回到千紙鶴餐廳的時候都是忍不住的想要退后兩步,這都是疑似在夢里面,都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主要是雖然是親眼見證了全過程,但是大家都是沒有緩過神兒來,都是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迷迷糊糊暈暈道道的。都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做什么了。
  
      要說a大人的素質還真的是挺高的,遭遇這樣的變故,外面的人都是亂成一鍋粥了,他們好歹還是在餐廳里面勉強算是穩當冷靜得等著處理。
  
      是的,千紙鶴餐廳的人基本上都是學校的學生,畢竟這里就是在a大對面一條街,可以說是非常的近距離了,今天的事兒也絕對是會在a大傳得沸沸揚揚,不管黃局長怎么管控,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不可能真的像是鐵通一般滴水不漏,而且事情也正好就是這樣的巧,才和署長那里達成一致,就是要開展學院交流計劃,估計還在頭疼到底是要怎么給a大的人講靈修和魘魔的事兒,而且什么時候講什么方式講什么人來講講要講到什么程度,都是需要細細的思考的…….
  
      現在一切都是大可不必,因為魘魔的橫空出世,而且被魘魔附身的那個男生十有**就是a大的學生,這件事瞞來瞞去都是不可能在a大就是這么平淡的悄無聲息的銷聲匿跡的,所以這透風聲的事情大概是可以不用糾結了,就是有之前的那個魘魔直接就是給大家來了一個直觀的,所以說不定官方也是會乘機或真或假的就是把相關的消息讓a大的人知道,慢慢的滲透,到時候真的開展學員交流計劃大家也會有塵埃落定之感,倒是不會有其他的雜七雜八的念想了。
  
      寧清秋微微一笑,倒是也不介意她們的懼怕,說實話,她能夠理解她們,微微瞟了一眼手里還在滴血的劍,眉心微蹙,就是手一甩,就是讓那把劍堂而皇之的就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是消失了。
  
      空間之術,本就是為了方便,而在普通人眼里,那就是神乎其技。
  
      大家呼吸微微一窒,說實在的,要不是剛才圍觀了全場,估計不少的人都是以為這就是什么障眼法魔術之類的,但是現在,誰都是不敢抱著以前的三觀來看待這個世界了。
  
      活了幾十年,原來這兒世界什么樣兒,沒有人知道真相。
  
      不過大家更加誠惶誠恐的是,還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么樣子。難道是日后都是要對這樣的情況提心吊膽?比如說剛才的那個大漢,雖然是個惡人,但是也說不上十惡不赦罪該至死吧?而且若非是寧清秋出手,今天還不知道會有多少無辜的人被殃及池魚,到時候豈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稍微代入一下,那就是特別的難受惡心的體驗。
  
      這個時候,他們總算是能夠體會到什么叫做任人宰割我為魚肉的感覺,那真的是非常的壓抑和恐懼的。
  
      “事情解決了,我們回學校吧。”
  
      室友們面面相覷之后,就是走到了她的身邊,老板忍不住出聲問道:“這位……請問這樣的怪物,還會出現嗎?”
  
      帶著期盼,聯想到了最近的一些新聞報道,開始的時候不過是付之一笑,現在卻是笑不出來,欲哭無淚。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