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第七百九十九章 兩個月
    桑司雷多沼澤發生的怪物清理事件已經過去差不多兩個多月了,最開始人們對這個消息還是將信將疑的,不過后來一些膽大的人去沼澤探查了一下,發現真的如鮑克蘭宮傳出來的消息一樣,桑司雷多沼澤里面的怪物全都消失了。

    一時間,整個陶森特都轟動了,不僅僅民間,就連貴族圈也都將注意力放在了桑斯雷多沼澤上。

    他們之所以如此關注沼澤,其實都是因為利益而已。

    桑司雷多沼澤是陶森特最大沼澤濕地,這里蘊藏了大量的泥炭、草藥和珍稀動物,但因為大量怪物盤踞在這里,使得這片地帶的商業價值并沒有被開發出來。

    可眼下沼澤的怪物全部清除了,那么就代表了這里的危險也就消失了,這里的的豐富資源也都能夠利用起來了。

    一時間,鮑克蘭的貴族和富商們紛紛派出人手前往沼澤實地勘察各個資源的位置,并且也借用各種影響力,向女公爵做開發沼澤的檢驗。

    相比起陶森特的權貴目光都盯在了桑司雷多沼澤這塊大蛋糕上來,民間的普通人似乎并不清楚沼澤怪物被清理干凈后,他們的生活會有什么樣的變化,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有關希爾維亞、有關光之騎士團的英雄故事。

    因為有著女公爵的刻意推動,清剿沼澤怪物的功勞大部分都劃歸到了希爾維亞身上,再加上希爾維亞率領的騎士團在與貝爾哈文領的戰爭中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這頓時讓希爾維亞的聲望再次大幅度的提升,而她陶森特的隱性地位已經將陶森特的貴族們遠遠的甩開,已經有民眾以圣女稱呼她,甚至有人向女公爵提議冊封希爾維亞爵位。

    雖然希爾維亞在陶森特的民間獲得了巨大的聲望,倍受民眾愛戴,但她在貴族圈里面的聲望并不是很高。

    因為希爾維亞這個外國人在陶森特崛起的速度太快,短短不到兩個月就已經成為了陶森特舉足輕重的一股力量,而且在民間的普通民眾中得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愛戴,這讓他們感到無比嫉妒。

    更重要的是希爾維亞完全無視貴族的種種特權,在其率領騎士團巡視邊境的時候,好幾次都在貴族和平民的爭執中,站在了弱者的這一邊,嚴懲了貴族,其中就有幾名大貴族的后代,最近更有傳聞說她正在重新翻找以前一些平民死亡的案子,在這些案子中一些貴族們都扮演著很不光彩的角色。

    種種情況都使得陶森特絕大多數貴族對希爾維亞極為顧忌,都認為繼續讓希爾維亞這樣下去,會毀了他們,于是他們便暗中借著各種手段在女公爵面前詆毀希爾維亞,表示希爾維亞組建的騎士團以及在民間的聲望已經開始危及到了女公爵的地位了,借此挑起女公爵對希爾維亞的不滿。

    然而,讓他們怎么也鬧不明白的是女公爵似乎并沒有將這些挑撥的話放在心上,每天依然是處理了一下日常公務后,就和她那個詩人情人膩在一起。

    他們因此懷疑這一切都是那個叫做丹德里恩的詩人在搞鬼,那個詩人和外號布拉維坎的屠夫的獵魔人是好朋友,而獵魔人和希爾維亞的關系又不錯,在他們看來就肯定是丹德里恩在女公爵耳旁吹枕邊風,把他們努力制造的一些謠言全都吹沒了。

    所以他們覺得如果要對付希爾維亞,那么首先就要除掉丹德里恩,于是乎在丹德里恩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他被貴族劃歸到了希爾維亞黨羽的一邊,并且成為了首個要對付的對象。

    雖然希爾維亞不知道丹德里恩被自己牽連了,但她卻知道陶森特的貴族正在有意識的針對自己,比如一些日常補給物品不僅僅提價,而且還有意識的停止供應,甚至為了壓制住光之騎士團的發展勢頭,還故意將護衛商隊之類的任務讓給其他幾個流浪騎士團,暗中扶持流浪騎士團和她對抗。

    只不過,這些貴族并不知道他們的手段如果放在貝爾哈文之戰以前,或許還能夠產生一點作用,但在經歷了那場戰爭之后,親眼見到了光之騎士團的強大,見到了希爾維亞在戰場上的英姿,幾個流浪騎士團的團長已經無法再產生其他想法了,在回到陶森特不久,就都暗中加入到了湖中女仙教會,成為了教會的一員。

    所以,當這些貴族前一步將大量物資送到流浪騎士團的駐地時,這些物資就轉頭被各個流浪騎士團轉手原價賣給了光之騎士團。

    雖然貴族和大商人的商隊護送任務是光之騎士團的主要收入,失去了這筆收入對光之騎士團來說會出現很大的財政漏洞,但這個財政漏洞在短時間內并沒有對光之騎士團造成任何影響,因為經歷貝爾哈文一戰后,光之騎士團繳獲了眾多財物,女公爵的賞賜和貝爾哈文方面支付贖金的分紅,光之騎士團就算沒有這筆護送任務的收入,也能夠輕松支撐個一年半載的。

    而且希爾維亞并沒有因為她不久后會離開,而放任這個財政漏洞持續存在,她不僅僅建立了騎士團的專屬商隊,而且還利用其他人沒有決定對沼澤中的資源下手之前,先找雷歐用精神網勘探到了幾個泥炭礦藏的位置,并且將這里買了下來,作為騎士團的私產,并且還招募到了不少的藥劑師,作為騎士團的專屬藥劑師,負責在沼澤內收集種植草藥。

    有了這些產業,即便她離開了,只要繼任者不是一個蠢貨的話,都不會將騎士團搞得一塌糊涂。

    為了避免她離開后,騎士團出現某些野心家,希爾維亞不僅僅在騎士團建立了圓桌會議制度,而且也提前告知了眾騎士自己不久的將來會離開的決定,而且還在之后,暗中將女公爵帶到騎士團參加騎士團的會議,算是正式的告訴中騎士騎士團,在她離開后光之騎士團將會成為女公爵的直屬騎士團。

    對于希爾維亞會離開這件事,騎士團的眾人自然是不舍,但他們同樣也為能夠成為女公爵的直屬騎士團而感到高興,因為這就代表了他們真正脫離流浪騎士這個看似風光、實則困苦的尷尬狀態,從某一方面來說到時候他們每一個正式騎士都可以被成為爵士了,也算是貴族的一員,哪怕是最低層次的貴族。

    也因為女公爵的秘密出現,使得騎士團內部因為貴族制造的一些謠言而產生的異常波動很快平復下來。

    相比起希爾維亞在陶森特光芒四射,引人注目來,作為伴侶的雷歐就顯得低調很多了,除了替希爾維亞勘測沼澤中的泥炭礦和招募阿爾托成為騎士團的術士顧問這兩件事以外,他其余的時間都待在了希爾維亞為他在塞拉維湖邊上修建的小屋中,平常沒事的時候就會劃著小船在湖中垂釣,感覺更像是一個隱士似的。

    不過,這種所謂的隱士看法僅僅只是在沒有近距離接觸雷歐之前的看法,一旦他們站在雷歐跟前,那么雷歐在他們眼中就會變成一頭隨時都會噬人的兇獸,別說開口說話了,就算是能夠保持身子站立,恐怕都很難。

    在從惡魔口中得到罪淵的事情結束后,雷歐本以為他接下來只需要專注于對身體的控制就可以了,但他沒有想到的是那些被他封禁在記憶深處的罪淵知識并沒有因此切斷和罪淵的聯系,雷歐的身體內依然每天會產生一股罪業之力。

    雖然這股罪業之力并不會對雷歐造成任何傷害,反倒被雷歐當作燃料送到了罪業之火里面,培養罪業之火,但罪業之力的殘余氣息卻依然留存在他體內,和他的血液之力融為一體,產生出了一股能夠滲透人心的無形之力。

    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哪怕是希爾維亞看到了他身體都會忍不住顫栗起來,而其他人更是不堪,騎士團一些騎士侍從更是在看到他后,莫名其妙的產生了強烈的恐懼,雙腳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也正因為如此,雷歐不得不離開光之騎士團駐地,來到了人煙相對稀少的塞拉維湖畔,離群索居,開始加強對身體潛力的開發和控制,他很清楚只要他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那么融入血液之力中的那股罪業氣息也能夠被完全控制住。

    只是這兩個月來,雖然他對身體潛力的開發和控制已經加快了很多,他甚至已經能夠控制血液之力擴散出體外形成類似靈能的力量,甚至還能夠形成實質性的物理力量,比如附著在身體表面形成一身血鎧甲,直接凝聚成一把血騎士劍等等。

    最為特殊的一點是這種血液力量還能夠產生出類似附魔的效果,比如他將血液之力纏繞在深淵大劍上,那么深淵大劍就會從兩把普通的大劍變成兩把靈能霧氣,如果他纏繞在武器上的血液之力是按照符文陷阱、結晶魔法或者圖靈字根等等方式來組合的,那么這兩把武器也就能夠發揮出類似對應符文、魔法或者巫術的力量。

    雖然他對身體的潛力開發和掌控都有了非常長足的進步,但對那股罪業氣息的收斂卻沒有任何減弱,而且隨著積累量開始增多,那股氣息也開始向身體外逸散,直接導致了他所居住的湖畔森林不僅僅沒有鳥獸,就連爬蟲都沒有。

    隨著湖中女仙教會在陶森特建立起來,一個湖中女仙教會的圣堂也開始在湖畔建造了起來,圣堂的位置距離雷歐所居住的小屋不是很遠,經常會有一些湖中女仙教會的信徒在圣堂內祈禱后,來湖邊游玩。

    雷歐身上的罪業氣息已經非常強烈了,就算訓練有素的騎士都會被影響到,更何況是普通人了,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雷歐在平常的時候,就將那身深淵漫步者盔甲給穿在了身上。

    只是,穿上深淵漫步者盔甲后,雷歐感覺到了一些異常,他發現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罪業氣息正在被深淵漫步者盔甲給吸收。

    這時候,他想到了自己這身深淵漫步者的盔甲是按照亞諾爾隆德深淵漫步者所穿的那身盔甲完整的復制鍛造而成的,甚至上面每一個花紋和圖案,都完整的復刻在盔甲上。

    雖然在材料上比不上亞諾爾隆德的那些眾神給他們騎士準備的材料,但因為加入了大量靈能物質,使得現在這身盔甲的材料也不比原本的材料差多少。

    毫無疑問,雷歐這身盔甲也可以算是深淵漫步者的盔甲,而且是那位騎士從深淵歸來后獲得深淵漫步者這個稱號時所傳的盔甲。

    從現在罪業氣息能夠被深淵漫步者盔甲的復制品吸收來看,顯然當年深淵漫步者從深淵回來的時候,不僅僅他本人,甚至就連他的盔甲也受到了深淵力量的影響,以至于就連復制品也能夠產生吸收某些深淵力量的作用,罪淵也是深淵的一部分,罪淵產生的罪業之力氣息,自然也同樣可以被這身盔甲吸收。

    因為有這身盔甲的阻隔作用,使得雷歐暫時擺脫了罪業之力副作用的影響,哪怕是在人前出現,見到他的人也不會受到影響,唯一的麻煩就是他必須穿戴著深淵漫步者的盔甲,直到他完全能夠控制住血液力量之后。

    因為對盔甲的發現,使得雷歐也開始懷疑身上這兩把和盔甲一同打造的深淵大劍是否也同樣能夠吸收罪業氣息。

    不過他很快就失望的發現深淵大劍并沒有盔甲那樣的效果,不過有意思的是在他用血液之力對深淵大劍進行某些附魔的時候,能夠故意殘留一部分力量在深淵大劍里面。

    他并不知道這樣做對深淵大劍會產生什么樣的效果,但在深淵大劍積累了一定量的血液力量后,其表面就產生出一些血絲模樣的花紋,而且他使用深淵大劍的時候也變得更輕松,更自如就仿佛兩把深淵大劍是他身體的延伸一樣。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