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功法傳承系統 > 《功法傳承系統》第108章 跨越萬古的琴音,幻境之中的再會!
    神秘女子說的話,若是放在平時,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凡是能跟人族大帝扯上關系的事物,必定非凡。

    不過,琴心場內的眾人,卻是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聽到了連綿起伏的琴音,震蕩著虛空,穿透無盡時空,直達自己的心田之間。

    這琴音,好似天音回響、道韻自然,心間雜念叢生,又似女子呢喃、如怨如訴,道盡相思之苦...

    百般玄妙,根本無法準確的用言語形容,當真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在這琴音之中,眾人仿若生處一個又一個的幻境之中,心中魔念滋生、業障自顯。

    有的人雙目無神,面色蒼白、惶恐,好像遇見了什么極為恐怖的事物,又好像是回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瑟瑟發抖...

    有的人眼中留下了懊悔的淚水,直接跪在白玉臺階之上,好像在悔恨著自己的過往...

    有的雙目通紅,其中充斥著刻骨的仇恨,牙齒緊咬嘴唇,鮮血橫流卻不管不顧...

    有的人陡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周身有神芒閃現,好像正在經歷一場艱苦大戰...

    有的人放聲大笑,好似正在經歷人生之喜,好不暢快...

    ......

    喜怒哀樂,酸甜苦辣,人生百態,于此盡顯。

    李珥位于第一臺階之上,受到琴音的影響最重。

    只見李珥早就從書海中回歸現實,此時正面露掙扎之色,額頭有細汗滲出,身上紫氣隱現。

    很顯然,李珥也陷入了琴音之中,暫時掙脫不出。

    至于李珥坐下的青牛,卻好似全無所感,就這么四蹄跪地,十分悠閑的在小憩著。

    陳若青也陷入進了琴音幻境之中。

    與他人不同,陳若青在這幻境之中,好像夢回萬古,出現在一間碧瓦朱甍、雕梁畫棟、典雅精致,搖曳著燭火的殿房之前。

    血月當空,隔著門前暈紅的薄紗帳幔,陳若青隱約能夠看見一道女子的身影,正坐于案前,輕撫著古琴,所彈奏之琴曲正是《離殤》。

    心有所感,陳若青的臉上露出了追憶、哀切之色,口中輕聲呢喃著“鳳初...”

    說著,陳若青就想要挪步上前,掀開輕紗幔帳,想要于琴音之中,隔著萬古歲月,跟鳳初再次相見。

    只是,當陳若青準備挪步之時,幻境卻戛然而止。

    回歸現實,琴音依舊,周遭之人依然沉于幻境之中,臉上呈現人生百態,不可自拔。

    見此,陳若青深呼了一口氣,毅然的朝著第八臺階走去。

    練心九重天,一重更比一重難。

    那么,第八臺階是否能讓自己完成那與鳳初相隔萬古的再會?

    當陳若青踏上第八臺階之時,幻境再起,依然還是先前的幻境。

    薄紗帳幔之后,一女子正在輕撫古琴。

    這一次,陳若青向前邁出了一步,幻境卻為終止。

    可當陳若青準備邁出第二步之時,幻境再次夏然而止,陳若青再次回歸現實之中。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陳若青沒有猶豫,再次朝著第七臺階走去。

    于第七臺階之上,陳若青再次向前邁出了一步,可當陳若青打算再向前時,幻境卻無疾而終。

    相似的一幕不斷的重復上演著。

    每當陳若青前進一臺階,幻境之中的自己,就可以再次向前邁出一步。

    第六臺階...

    第五臺階...

    第四臺階...

    第三臺階...

    第二臺階...

    如此反復,陳若青終于登臨第一臺階,一如先前,陳若青再次陷入幻境之中。

    此時,琴心場內,偌大的第一臺階之上,陳若青的身影與李珥并立,無比的顯眼,如若被人看見,定會掀起軒然大波。

    可是,沉于幻境之中的眾人,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異常,即使是李珥也還未從幻境中掙脫,或者說,是李珥自己不想那么快的掙脫幻境。

    而高臺之上撫琴的神秘女子,則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離殤》之中,對于外界的情形一概不知,也一概不理。

    陳若青的幻境之中,依舊是那座殿房,依舊是血月當空,依舊是薄紗帳幔,依舊是燭火搖曳,映照著一位正在撫琴的曼妙女子身影。

    此時,陳若青距離那薄紗帳幔只有一步之遙,想要伸手掀起帳幔,卻依然差了那么一絲,無法觸及。

    這一步,這一絲,看似細微,其中卻隔著萬古,猶如天塹,無論陳若青怎么努力,都無法跨越。

    悲戚之色自眼中浮現,陳若青的口中忍不住輕聲呼喊著“鳳初...”

    不知是不是陳若青的呼喊之聲跨越了萬古,傳入了薄紗帳幔之后的女子耳中,就見那女子身形猛然一怔,琴音夏然而止。

    萬古歲月之前,女帝寢宮之內,鳳初撫琴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之色。

    在剛剛,鳳初好像聽見了一道呼喚聲,那是若青哥哥的聲音。

    趕忙起身,掀開薄紗帳幔,眼中滿含期待,卻最終什么都沒有看見。

    抬頭仰望當空血月,鳳初目光迷離,口中發出了一道輕輕的嘆息聲。

    鳳初身后,琴心見狀,知曉女帝又在思念那個人,腦海中不禁回響起剛剛未彈奏完的琴曲,忍不住出聲問道“女帝,不知剛剛那首琴曲,可有完整曲譜?”

    輕輕搖頭,鳳初應道“這首琴曲只是即興之作,并無曲譜,將來有機會,我會完善這首琴曲。”

    琴心見狀,輕輕點頭,口中出聲道“女帝,您不凡可以先為這首琴曲取一個名字,由我先將殘譜記錄下來,留待以后您有空了再續寫殘譜。”

    鳳初聞言,一雙星眸逐漸迷離,口中輕聲道“我始終忘不了,那個夜晚,那種離別之殤...”

    “《離殤》,這首琴曲,就叫做《離殤》吧...”

    見此,琴心的思緒有些紛飛,口中輕語著“一曲《離殤》肝腸斷,半絲素緣恨情長,這曲殘譜我要好好譜寫,將神韻譜進曲中。”

    “或許,于未來,女帝所思之人,會聽見這曲殘譜,從中知曉女帝心意...”

    琴心場內,琴音已了,但余韻仍然繞梁三日。

    那些深陷幻境之中的人們,依然沉淪于幻境之中。

    位于第一臺階的李珥,則是在琴音終了的那一刻,就立時清醒,臉上帶著嘆然之色道“好一曲《離殤》,不愧出自女帝,精妙絕倫...”

    說著,李珥看向白玉高臺之上的神秘女子,溫潤一笑,開口道“感謝琴家圣女之邀,讓我有幸聽到這曲女帝殘譜。”

    那琴家圣女聞言,微微一笑,對著李珥輕輕點頭示意。

    隨即,琴家圣女就將目光看向了同處于第一臺階的陳若青,目光中有好奇、探尋之色。

    此時的陳若青雙目微閉,好似還未從幻境之中醒來,神色之中透露出一種孤寂、落寞之感,動人心魄。

    李珥同樣,將目光看向了陳若青,先是一怔,隨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琴家圣女見狀忍不住問道“李珥道友,看你模樣,似是認識這位道友?不知他是何人?”

    李珥聞言,直接道“他是乘坐云老扁舟之人,雖不知他是誰,但能被云老看重,邀請泛舟,定是足以與你我比肩的天驕!”

    ......功法傳承系統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