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在黃泉有座房 >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二百一十七章:魔鬼樂園(上)
    古怪低沉的呻吟聲,與其說是歌,不如說是一種難以理解的低語。

    他們聽不懂里面的每一個音節,可是內心深處卻和這些聲音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讓他們心里,生出一種無法抗拒的沖動,想要一起跟著念唱出來。

    即便理智死死壓制著自己的沖動,可或多或少,總會不自覺的念出幾句。

    “該死,船婆,你不是說這條航線很安全么!!”

    眼前扭曲的樹林,貝蘭不禁咒罵道。

    他可不想要死在這個鬼地方。

    對于貝蘭的抱怨,船婆連簡單應付一下的心思都沒有。

    事實上,她比貝蘭更慌。

    這條航線她已經走了四次了,每次都沒有出現過問題,只要小心點,順著島嶼中間這條河道穿過去后,就可以駛入聯盟的管轄區,那邊會有一艘海盜船接應他們,帶著他們前往天堂島。

    這本該是完美的航線,但出現這種情況,她也是第一次遇見。

    不過終究是老船員了。

    她很清楚,這座島絕不可能如深海中那樣恐怖的島嶼存在。

    否則聯盟不肯能將飛利浦2號的航線,規劃的和這座島嶼如此接近。

    所以船婆雖然緊張,可還沒有到慌神的程度,雙眼無視掉周圍那些古怪的樹林,小心翼翼操控者小舟繼續前行。

    這時候,丁小乙也注意到,本來圍繞在小船周圍的那些影子此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過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在海面上,會發生什么事情,誰都不敢保證。

    就算是在這那些自稱在新世界海域縱橫十年的老水手,也不敢保證自己見過多少次奇特古怪的事情。

    甚至如果你去問,他們還會告訴你,一次都沒有。

    因為見過那些古怪事情的水手,往往活不到十年。

    “天,我發誓,如果這次我們活著的話,我一定變賣掉我所有資產,回到保護區做一個太平翁,這輩子都不想再踏出保護區一步!”

    貝蘭說著,不由自主的往丁小乙身旁靠攏一點。

    毫無疑問,已經脫胎換骨的克魯屠,絕對是這艘船上,實力頂尖的佼佼者。

    就算旁邊那位墮靈師,從他發出的電光來看,融合的靈能生物,也不過只是傷靈下品的水準。

    “你還有資產??”

    丁小乙有些意外,資產這兩個字,在他想象中,只有在保護區這樣安穩的地方,才會被體現出價值。

    在海外這種亂七八糟的地方,所謂的資產,更多的可能是一些物資之類的東西。

    面對克魯屠的質疑,貝蘭馬上開口拍著自己的胸脯,有些自豪的說道:“當然,在天堂島,我有七個女仆八個男奴,以及天堂島中層一座香蕉莊園!”

    天堂島!

    他心中記住這個詞匯,對所謂的天堂島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呵呵!”

    面對貝蘭的話,有人冷笑起來。

    之前被丁小乙救起來的男人不禁一瞥嘴角:“你的這些資產,加起來能變賣多少錢?三百萬聯盟幣撐死了吧!這點錢在保護區里,連一套學區房都買不起!”

    男人的話,頓時令貝蘭的臉一下紅到了耳根上。

    沒錯,貝蘭的話乍一聽很唬人。

    畢竟一個不錯的莊園,加上那么多奴隸,似乎是一筆不錯的財富。

    可只要了解天堂島的人,都知道,那里的物價之低,簡直令人發指。

    除了中層的香蕉莊園還算是值點錢外,那些奴隸簡直不值一提。

    甚至在奴隸市場,你只需要買下一名調教好的精品異女,其他的奴隸往往都是打包贈送的。

    根本花不了多少錢。

    當然,除非貝蘭口中的奴隸,都是異人,那么就兩說了。

    不過看他臉紅的狀態看,似乎這個可能性并不大。

    男子說完,邁步走到丁小乙身前。

    “您好,我叫亞丁,十分感激您的救命之恩,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邀請您到我的莊園里做客,雖然我的莊園并不豪華,但位處于天堂島上層,相信能夠讓您看到一個不錯的風景!”

    說到天堂島上層時,亞丁的眉角已經忍不住的往上跳動起來。

    果然,方才還在炫耀的貝蘭,瞬間臉都垮了。

    天堂島有頂、上、中、下四層區域,下層完全是賤民和海盜的居住地,無不是充滿了惡臭的下水溝。

    中層則屬于如貝蘭這樣的小有資產的人,環境自然比下層好上無數倍。

    至于上層,不僅僅需要錢,還需要一定的關系才能買得到。

    那里不是金字塔的巔峰,卻是最靠近巔峰的位置。

    舒適的環境,才真正配得上天堂這兩個字。

    至于頂層,則屬于天堂島管理者的居住地,據說,那是一位很強大又很古老的存在。

    所有的海盜船路過天堂島的時候,艦長都要摘下帽子,遠遠的向他致敬。

    至于他真正的外貌,很少有人見到。

    更多的是流傳著他的名字。

    克里斯·鄭。

    丁小乙點了點頭,并沒有回應亞丁。

    而其余人也沒有給亞丁繼續攀談的機會,紛紛有樣學樣的開始自我介紹起來。

    “主子,您可是成了香餑餑了!當然,這是必然的結果,畢竟一塊黃金就算是隱匿在廢銅爛鐵里,奈何這些廢銅爛鐵,除了把黃金襯托的更加耀目外,一點用都沒有。”

    旺財抓住機會送上一記馬屁,最近他一只在苦練拍馬屁的技巧。

    畢竟他也意識到,總是這樣硬核拍馬屁,時間長了馬的屁股,總會被自己拍成鋼鐵一樣堅硬。

    同時又不忘提醒道:“當然,這些拼命往您身邊蹭的垃圾,更多的也許只是想要在您身上蹭上一點點金粉,所以不必理會!”

    丁小乙明白旺財的意思,當然也清楚亞丁等人這個時候對自己如此熱情,不外乎是看到自己展現的實力。

    畢竟在這個時候,能夠有一名實力較強的高手保護,生還的概率會更大一些。

    所以面對亞丁等人拋出的橄欖枝,以及為自己刻畫的大餅,丁小乙并沒有理會。

    那張冷漠的雙眼,漠然掃視過眾人后,用冰冷的聲音拒絕道:“不用,我更習慣和我的老朋友待在一起!”

    “對對對!我們可是老朋友了!”

    貝蘭蹲在一旁,聽到這句話后,瞬間像是斗勝的公雞一樣,抬頭挺胸,下意識要把手勾上丁小乙的脖子。

    不過手伸出到一半的時候,才注意到克魯屠冷酷的目光正瞄著自己。

    頓時有些尷尬的把自己的胳膊收回來。

    面對克魯屠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神。

    眾人也意識到面前這位叫做克魯屠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剛剛進入新世界的菜鳥,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于是更多的目光不禁匯聚到了,那位還神秘的墮靈師的身上。

    不過很顯然,這位墮靈師表現的比丁小乙還要冷漠。

    “安靜!”

    船婆受不了后面亂糟糟的聊天聲,厲聲打斷了眾人廢話。

    半瞇著眼前,看著前方那團迷霧,小心戒備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適應了河道周圍那些古樹的歌聲,現在聽上去并沒有那么的不舒服。

    甚至如果不仔細聽,已經到了聽不見的程度。

    不知道這究竟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但眼下路只有這么一條,不管發生什么眾人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伴隨這小船逐漸駛入迷霧中后。

    所有人默不作聲的警示向周圍。

    “咦?好香……”

    貝蘭突然提了下鼻子,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烤肉的香味。

    一旁亞丁還不忘不上一句:“有點像黑胡椒牛排……”

    兩人說話迷霧散開,一縷陽光照射在眾人面頰上。

    方才還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突然被這一道光照射下來,頓時所有人不禁瞇起眼睛。

    漸漸的當眾人習慣了光線后。

    入眼的畫面,卻是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偌大的摩天輪在不遠旋轉著,隨著頭頂過山車劃過的聲音,能夠聽到那陣孩子們的尖叫聲。

    游樂場上,一片歡歌笑語。

    完全和他們所想象的不同。

    “幻覺!”

    在場的人都不是傻瓜,看到這一幕后,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幻覺。

    一時警覺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生怕在幻覺中,不小心跳下了船。

    丁小乙目光瞄了一眼腳下,發現他們還乘坐在船上,周圍的海水并沒有變成所謂的土地。

    奇怪!

    自己見過很多幻境。

    前不久還親身體驗過,造夢者·以冬的夢寢術。

    無論是現實和夢境之間的銜接,還是夢境的真實程度,都遠超眼前的幻境。

    如果眼前的是幻覺,那么破綻也未免太多了。

    而且……

    丁小乙目光注意到水面上,映射出周圍環境的倒影。

    如果只是幻覺,那么不該有倒影才對。

    除非這些倒影也是幻覺的一部分,自己已經深入在幻覺之中而不自知。

    當然,這不可能!

    不是自己自大,而是自己確實有這個資本。

    強大的靈能,足以讓自己在任何幻術中,都時刻保持的清醒。

    再者即便自己中了幻術,沒道理連沒有五感的旺財也一并中了幻術吧?

    一縷青煙圍繞著周圍快速穿梭了一圈,折返回來后,就聽旺財用震驚的口吻驚訝道:“主子……這似乎是……真實的!”我在黃泉有座房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