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庶子成皇 > 《庶子成皇》第三十一章:一不小心成了天下焦點
    幾日之后,湖廣棗陽,白水河畔。

    依水扎營,這是每名軍將的常識,這還是因為有水源做什么都方便,官兵的飯食和馬匹的飲用水,都可以就地取材。

    現在大明各支官軍中,判斷強弱的標準除了固定的人數以外,主要還看兩點,其一是主將的家丁人數,其二就是騎兵數量了。

    家丁是軍將們用個人錢財養活的一支私人武裝,尋常戰斗基本都是勇猛的家丁帶頭,后面那些亂叫著上去打醬油。

    明初,太祖朱元璋創立衛所制,行將三百余年,早已腐敗不堪,衛所兵不堪一戰,多數只是炮灰。

    嘉靖中期,以戚繼光、李成梁為首的一批軍將開啟募兵制。

    本來嘉靖皇帝是不同意的,但奈何衛所兵實在不頂用,打個小小的倭寇,居然幾百人被幾十人追著打。

    戚繼光所部的戚家軍,只需要三千人,就能擊敗數倍的倭軍,而后鎮守薊州時,簡直成了殺人機器,直令俺答入關稱臣。

    同一時期的李成梁所部遼東鐵騎,更在遼東大地上縱橫捭闔。

    這支李成梁的私人武裝甚至在后世成了華夏歷史上知名的強軍,在前后幾十年間,拳打女真各衛,腳踢蒙古諸部,哪里不服打哪里。

    當年建虜老祖宗奴兒哈赤的外祖父欲太囂張,李成梁直接發兵將整個城寨夷為平地,但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收養了個當時看起來根本啥都不是的小屁孩。

    李成梁給這個小屁孩起了個好聽的名字——“奴兒哈赤”。

    奴兒,是表明他是奴隸的身份,哈赤則是通古斯野豬皮等一長串的簡稱,然而就像皇太極本名黃臺吉一樣,這名字也被韃子們美化成了努爾哈赤。

    這還沒完,投降韃清的東林黨們順便還編了個奴兒哈赤因為長得太帥而綠掉李成梁的英雄故事,簡直不害臊。

    現如今大多數將領中,家丁十幾個的是大多數,多一些的有個幾十上百個已經很厲害了。

    當年的李成梁,最巔峰時期足有八千家丁,這個數量,只是聽到就足以令很多人喪膽。

    楊嗣昌統御的各部明軍之中,賀人龍算得上是最驍勇敢戰的,左良玉兵多,但小心思同樣不少。

    在白水河岸駐扎了多日,依舊沒聽見左良玉前來會合,倒是等到了兩個意料之外的消息。

    第一個傳來的,是楊嗣昌的道歉信。

    為什么道歉,這還要從頭說起。

    當初賀人龍一直為朝廷盡心盡力的剿寇,然而各種功勞全然不算,反倒芝麻綠豆的小過錯抓的厲害。

    朝廷的手段讓賀人龍是服的不行。

    有點小錯,立馬給你革職,讓你戴罪立功,然后自己拋頭顱、灑熱血,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好容易打敗了流寇,最后換料的是官復原職。

    你會問然后呢,然后就沒了!

    然后就是重復這個過程,抓個小錯給你革職,等你立了功再把你原來的官身還你,經過起初幾年的打拼,賀人龍聰明的發現給朝廷打仗根本沒有前途。

    所以他也學尖了,我不打了,學左良玉那廝行不行?

    去年六月,賀人龍封時任三邊總督的洪承疇之命,協助剿寇,看起來沒什么變化,聽話的去了。

    開始表現也不錯,一如既往的“賀瘋子”,屬于到哪都把流寇打成親兒子的哪種。

    然而等到合圍收網的時候,賀人龍忽然不干了,直接帶著部隊回陜西去了......

    這一波可是坑慘了協剿的官兵們,流寇們見賀瘋子溜了,立馬順勢反擊,倒是把官軍打的潰敗不堪。

    因此戰死的軍將不知道,反正是有兩個地方總督被賀人龍狠狠地坑了一波,被大怒的崇禎皇帝革職下獄。

    這次五省聯剿,賀人龍原本不打算出來,反正按朝廷那尿性,自己也拿不到什么功勞。

    楊嗣昌也明白賀人龍的訴求僅僅是立功而已,便投其所好,許諾戰后向皇帝討功,封他為平賊將軍。

    聽了這個,賀人龍心動了,封侯拜將,這是每個有志男兒的畢生所求啊!

    所以他來了。

    相比賀人龍滿意與否,朝廷還是更怕左良玉背叛,雖然有楊嗣昌的據理力爭,但這個平賊將軍大印,卻也還是到了左良玉父子倆的手上。

    賀人龍這次是徹底打算不干了,一直白干,這擱誰誰干?

    “左良玉他們一直在屁股后頭跟著,每戰都是我賀瘋子第一個沖進去,次次殺的浴血滿身,現在倒好!”怎么想都氣不過的賀人龍一腳將桌案踹翻,怒吼道:

    “媽了個巴子,傳我將令,回陜西!”

    副將上前小聲道:“大帥您消消氣兒,這還有一份呢。”

    賀人龍氣鼓鼓的拿起了塘報,卻是目不轉睛的看了起來,“南陽王朱由樺,這是個什么人物?”

    “從前沒聽過,好像、好像是福王府的。”副將又道。

    “福王府,好像是個好地方嘿!”賀人龍瞇起眼睛,忽然揮手道:“這樣,不去陜西了,去河南!”

    “左大帥與我們在棗陽會合,忽然離開,左大帥和督師那兒都不好交代吧。”副將有些猶豫。

    “管他做甚!”賀人龍冷笑連連:“他楊嗣昌答應我的給了左良玉,那不就是指望著左良玉替他剿賊嗎?”

    “那行啊,讓他去剿,我看他左家軍能不能比老子的賀營強!”

    南陽王朱由樺,居然連李自成都給他擊退了,混跡中原十幾年,這種能耐的皇族宗室到還沒見過一個。

    ......

    賀人龍脾氣火爆,認定了的事向來是說干就干。

    以前他還對朝廷有些尊重,但給朝廷剿寇十幾年下來,屁好處沒撈到,還被坑的滿頭是包,他也就不再有什么尊重了。

    湖廣這邊,賀營已經開始拔營北上。

    再說朱由樺,這些日子里正在準備就藩的事兒。

    一聽要出去就藩建立王府,各種士紳地主全來了,馬屁拍的震天響,三天一小酒,五日一大宴,小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舒坦,全然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天下焦點。

    朝堂上因他大吵一番,崇禎皇帝為此甚至杖斃了兩名東林官員。

    傅宗龍被釋放出獄,還不知道洛陽之圍已解,正馬不停蹄的趕來馳援。

    至于賀人龍,那是知道圍剿張獻忠撈不到好處,打算來洛陽看看能不能撿點便宜。

    闖王李自成被南陽王朱由樺擊潰敗走,這個事情不僅在朝廷和韃清那邊引起轟動,在流寇這邊,更是讓人完全無法相信。

    李自成那可是闖王,如今各支義軍中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幾支,可他朱由樺是個什么東西,從哪兒忽然蹦出來的?

    朱由樺很委屈,我干什么了,我不過只是想活命而已啊!

    這個李自成也是個死腦筋,你打不下來洛陽,你特么不會換個地方去打,或者等一陣子再打一遍,不就得了。

    你走了老子又不會追你,還跟這杠上了。庶子成皇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