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庶子成皇 > 《庶子成皇》第四十一章:上天派來的救星
    至少三年免賦,這個可太牛了。

    現在就算是皇親,也不敢隨便說出這么一句,很多人為什么拼了命的圈地?因為地越多,錢越多。

    這說白了就和現在買樓是一個道理,有的人只買一處,但有些人不同,他們有了閑錢就會買另外一處。

    前世的時候,朱由樺就曾有過這樣的同事,家里全國各地數套樓房,光收租掙到別人幾年的工資,出來工作是體驗生活。

    這個年代,錢不能生錢,但地能生錢。

    地主家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土地收租,皇親也差不多,大部分都是靠子粒田收入和地方孝敬吃一輩子。

    至于朝廷俸祿?那是聊勝于無罷了,單靠這個活的早餓死了。

    大餅畫的很圓,香噴噴的,甚至許多人都已經聞到餅的味道,開始垂涎欲滴,暢想今后的生活。

    南陽城頭,猛如虎正在這一臉震驚的看著。

    他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朱由樺,是瘋了嗎,三年免賦,他拿什么養活自己王府和勞工營地那一大票人,靠那點兒俸祿?

    別說郡王了,就是親王的俸祿也養不起啊!

    這個想法倒是真的不錯,只是這貨在提出來之前,能不能先有個準備,逼先裝出去了,萬一兌現不了...

    現在這些為他歌功頌德的百姓,轉眼就能撕了他啊。

    猛如虎已經有些為朱由樺的莽撞而擔心,朱由樺呢?這廝已經走下高臺,在萬眾矚目的喝彩聲中,騎著馬揚長而去了。

    這南陽王到底知不知道剛才他那幾句話意味著什么?

    猛如虎也是無語,不過轉念他又想到,朱由樺向來不按常理出牌,要沒點兒本事,怎么嚇得闖賊直接跑出河南。

    還是再看看,以防他又有什么鬼點子。

    朱由樺搞的這個王莊集會,從起初隨口的一句話,搞到現在已經是全城皆知,動靜越來越大。

    能搞成這個地步,就連朱由樺本身都沒料到。

    但是搞就搞了,反正上頭有老爹罩著,自己又怕什么?

    城內的大戶們都知道,但是沒一個去的,就算心中好奇,也要按捺住那該死的好奇心。

    要是就這么去了,不僅唐王府那兒不好交代,就連其它大戶也會看不起自己。

    做到家大業大這個地步,這幫人顯然都知道在單純的好奇和唐王府的好感之間如何選擇。

    朱由樺的事兒算是完了,可猛如虎還沒完,他在犯愁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侍衛統領鄧立群的死,唐王那邊到底該怎么交代。

    這貨你說死哪兒不好,死軍營外邊了。

    正好當時還有三個兵士出逃喝酒晚歸,兩邊一遇上打起來,鄧立群就被捅了。

    捅了鄧立群之后,他們肯定要跑路,這是人之常情。

    目前看來,事情就是這樣,關鍵難就難在這兒了。

    三天前朱聿鏼走后,猛如虎在全營點兵,發現少的不止三個,是三十三個。

    猛如虎的部下都是四川兵,援剿過來有個兩三年了,要是有餉銀也還能堅持下,關鍵是啥都沒有,幾年都是白給朝廷拼命。

    眼見在這拼命沒什么活路,就算是猛如虎這般治軍嚴格的部隊,也還是會時常有兵士逃散的情況出現。

    這是在明末這個時代幾乎無法避免的情況,畢竟出來拼命都是為了錢和地位,你什么都不給,單靠感情是留不住人的。

    對于這些人,猛如虎也不好處置,畢竟都是爹生娘養的。

    打仗時他們都不怕死,現在做了逃兵,其實也都是情非得已,怪就要怪朝廷根本不給餉銀和軍械,猛如虎自己堅持的也很難。

    從已經跑路的三十三個人中找到殺鄧立群的那三個,簡直是大海撈針。

    況且不論找不找得到,猛如虎打心眼里是不怎么想找的,那鄧立群是個什么玩意兒,能和老子的精銳比?

    所以,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去唐王府請罪。

    ......

    唐王府,這是一座比朱由樺及其他九郡王府加起來還大至少幾倍的豪華之所。

    當然,跟朱常洵的福王府相比,它還是弟弟。

    唐王府之大,常人根本想象不到,因為貧窮限制了大多數人的想象。

    猛如虎隨侍從去請罪,一路上要先進入一個單獨的王城,然后再直行抵達王府正門。

    走進正門,來到王府前院,彎彎繞繞的經過園林、假山,走了大約兩炷香,這才來到王府前宮之中的前殿,也便是唐王朱聿鏼平日議事之所——“承運殿”。

    這唐王府承運殿和福王府皇恩殿其實起的是一個功能,但僅從正殿的名稱,就能看出唐王府和福王府之間的天差地別。

    明代各王府之間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比大小、比豪華。

    都是親王,我血脈比你親近,那我的王府就一定要比你大,你的比我的大,那就是僭越犯上,對我不遵。

    比如福王朱常洵,絕對沒有第二個親王敢把自己府邸修的比這貨還大,一是實在沒那個錢霍霍,二也是福王一系在皇族中血脈最正,你確實比不了。

    南陽畢竟不是洛陽,福王府整的這么大,這讓本來就不是很繁華的南陽變得更窮。

    這時的南陽,半個城都是朱姓,這話一點兒不夸張。

    除了唐王府一系及九郡王府的皇親外,有些本不姓朱的富貴子弟,投到唐王旄下,認了干親,也就改為朱姓。

    這還是朱元璋早年馳騁沙場給大明落下的病根,當年重八兄為了讓人給自己拼命,收了很多義子,結果貽害無窮。

    這些唐王一系各王府收的干親子弟,個個也自稱皇親。

    他們把持地方,搜刮民財,搶占民女,禍害百姓,連官府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就是后世俗稱的黑惡勢力。

    南陽縣志也有記載:“唐王諸府,豪奪民田,淫樂自恣,虐民甚苦”。

    所以說,當南陽王朱由樺設藩后砍了一個輔國將軍,百姓是多么的激動振奮。

    這個朱由樺,簡直就是上天派來的救星!

    這么多年了,可算來一個有作為的王爺,不僅肯為民做主,就連皇親子弟也是說砍就砍。

    其實朱由樺砍皇親的目的很單純,第一個是殺猴敬雞,第二個就是搞點錢花。

    雖說老爹給了五萬的啟動資金,但自己最好還是未雨綢繆。

    砍了一個以后朱由樺欣喜的發現,這幫所謂的皇親子弟,面對自己這個純正血統的皇族,除了無能狂怒,基本上沒有任何辦法。

    對百姓來說,滿地的皇親是遭殃之禍,可對朱由樺來說,這他么不就是滿地的小金庫么?

    閑著沒事砍一個,再抄上兩家,把他的宅院、田地和好看的女人全都據為己有,這不比自己掙錢買來的快啊。庶子成皇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