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十二章 狐貍尾巴
    “這個李長壽,隨便跟著一對不就行了,怎么還分成了三路!”

    亂瘴寶林上空的云霧中,盤坐在一朵灰云上的酒玖氣得不斷拍打膝蓋,當真想拿起酒葫蘆悶一口,緩解心底這份愁。

    這次歷練大會,沒想到來北俱蘆洲的弟子這么多,有四個還都是門內的寶貝仙種,不能出什么差池……

    現在這五個人,偏偏又‘膽大’的兵分三路,酒玖也是倍感壓力。

    一個個都是……

    初生牛犢不怕虎,少年不識‘屎’滋味!

    不過想想自己當年還是小弟子時,心氣兒不也跟他們一般高嗎?

    酒玖隨手拿出酒葫蘆,拔開瓶塞,但她略微猶豫,又重新塞了回去。

    “算了,再熬二十天吧。”

    因為瘴氣影響,酒玖真仙境的仙識也無法探查太遠。

    好在這里只是北俱蘆洲外圍,毒獸實力不高,也很少會有人族煉氣士或者妖族活動。——后兩者進入此地,大都會去更深處。

    想了想,酒玖扭頭看著后方灰云上站著的宇文陵,本想讓他去跟著有琴玄雅和元青,這樣自己也能減少許多壓力,但話到嘴邊,酒玖輕輕眨了下眼……

    ‘酒師叔,來路不明者始終有些可疑,不可輕信之。’

    心底又響起了自己飛踹李長壽時,李長壽給自己傳音的這句話;雖然酒玖有些不以為然,畢竟身后這個大塊頭在她看來其實不堪一擊。

    但不知怎么,酒玖還真就猶豫了下。

    ‘算了,此時這五個小家伙還走不出我仙識探查的范圍,暫時也不用太著急。’

    駕著這朵灰云繼續向前,酒玖不忘扭頭道了句:“大塊頭,跟緊我。”

    “上仙放心,”宇文陵拱手道了句,保持著三丈距離,駕云跟在了酒玖身后。

    五人選了三條不同的岔路,越走自然相距越遠。

    酒玖思前想后,選擇暫時跟在王奇和劉雁兒身后,對于元青和有琴玄雅她還是更放心一些。

    至于李長壽……

    酒玖雖然頗為擔心,但總不可能放著兩人組不跟,直接保他一個獨行俠,這樣未免偏心偏的太明顯了點。

    她準備三組輪流尾隨,大不了尾隨保護的時長均勻分散!

    按歷練大會的規矩,門內仙人只是將弟子送來目的地,讓弟子入內去歷練,不用多管什么。

    正所謂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在險境中能讓弟子快速成長,也就要承擔折損弟子的風險。

    在酒玖仙識的探查中,有琴玄雅和元青在快速前往他們要去的區域;那個生長有‘厭火明心草’的水潭,也算亂瘴寶林中比較安全的區域。

    這兩人雖不敢御空,但前進的速度也算不慢,兩人全程也沒什么交流,一前一后急奔,偶爾遇到毒獸偷襲也是輕松解決。

    ‘果然還是破天峰的弟子最讓人省心啊。’

    而酒玖低頭就能看到王奇和劉雁兒的狀況,這兩人邊走邊聊,彼此似乎有那么一丟丟的好感;雖然他們兩個經常遇到毒獸毒蟲的襲擊,但也都是從容應對,兩人的實力還是挺不錯的。

    ‘雖然也沒太多事發生,但莫名就是有點不爽呢。’

    酒玖嘴角一撇,想觀察觀察李長壽的狀況,仙識挪轉……

    消失了!

    這么快就被毒獸分尸了!還是被什么兇獸一口吞了!

    酒玖眉頭緊皺,連忙加大仙識搜查力度。

    不對,是有什么屏蔽仙識的手段,能感覺到這家伙的氣息就在北方,且在飛速移動之中,前沖的速度……比有琴玄雅和元青那邊要快出近一倍!

    ‘你丫一個化神九階的御空疾飛,還往亂瘴寶林深處沖,趕著去找死啊!’

    酒玖仰頭無聲咆哮,本就快被撐破的麻衣一陣亂晃。

    她看了眼正在那研究一株毒花的王奇和劉雁兒,左手向前一點,駕云迅速追向了李長壽的方向。

    把這個家伙抓回來,直接塞給王奇看管!

    但片刻后,酒玖沖到了李長壽上空,保持跟李長壽同速前行,低頭看了一陣,眉頭卻越皺越深。

    這家伙……

    似乎是用隱蹤符屏蔽自身氣息,這樣倒是能避免被距離稍遠的兇獸發現;

    且,李長壽趕路時并未冒險御空,而是用那套頗為高明的游龍探云步,腳下甚至生出了道道殘影,將化神九階的修為發揮到了極致。

    不對,這家伙腰上掛著的那只藥鼎……

    酒玖嗅了嗅鼻尖,聞到了一絲絲古怪的味道,低頭思索了一陣,隨即面露恍然。

    竟然是赤陽毒龍涎?!

    赤陽毒龍生于北海,喜食妖獸毒獸與普通生靈,但因太過殘暴、四處殺戮,損了本就不多的龍族氣運,數萬年前剛被龍族大肆清理。

    這種赤陽毒龍涎并非罕見的寶物,但也算價值不菲,不知道李長壽這家伙從哪搞來了一塊……

    有這東西掛在身旁,尋常毒物當真不敢靠近,也怪不得李長壽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前沖。

    酒玖眉頭輕輕挑了挑,嘀咕道:“這家伙做了許多準備嘛,看來確實是有迫切想找的藥草,他想找什么?”

    背后傳來宇文陵那粗狂的嗓音:“仙長不如下去問問。”

    “不必了,若一味在仙門庇護下修行,成仙了也只是廢物點心,”酒玖伸了個懶腰,瞄了眼身后的宇文陵,“走吧,咱們再去看看你家殿下,可莫在背后說我這個做師叔的偏心。”

    宇文陵立刻點頭答應了聲,模樣有些急切,倒也符合一個忠心護衛該有的反應。

    只是,在酒玖轉身飛向遠處時,宇文陵腿邊飛出了一只黑色甲蟲,鉆入了腳下的灰云中。

    這般動作太過微小,且是趁著酒玖用仙識查探其他四名弟子狀況的間隙,饒是酒玖修為高過宇文陵許多,也并未發現這人的小動作……

    待這兩人飛走之后,那甲蟲繼續在灰霧中飛馳,緊緊地跟住了李長壽的身影。

    ……

    “嗯?”

    李長壽抬頭看了眼空中,疾馳中的他略微察覺到了一絲絲不同尋常,似乎有一雙眼在空中注視著自己。

    但仔細探查,又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

    師叔?

    應該不是,這目光帶著敵意。

    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原則,李長壽停下身形,雙手迅速結印,口中念念有詞,前方灰黑色的地面突然出現了細微波痕。

    他一步邁入其中,身形迅速沉入了土中,轉眼消失不見。

    五行遁法,土遁。

    片刻后,李長壽的身影在五十里之外的一處草叢中鉆了出來,周遭聚集的毒蟲和幾只毒獸迅速朝著四面八方逃竄。

    被人盯梢的感覺果然消失了。

    李長壽迅速辨明周遭地形,低頭繼續奔馳,隨手在袖口中拿了兩張符箓出來,貼在了自己大腿外側,速度再次暴增一截。

    神行千里符——較為普通的符箓,可增強使用者疾行速度,一般只是給剛邁入煉氣境的初劫練氣士準備。

    李長壽已經斷定,他們一行五人,這次肯定會遇到一些預期之外的事件。

    亂瘴寶林雖然兇險,但這里只是北俱蘆洲外圍的外圍,只要返虛境的煉氣士,稍微謹慎些都可應付,也就北俱蘆洲兇名在外。

    但那個半路突然出現的宇文陵……

    看起來總是很和善的元青……

    表面十分冷酷,可實際上應該沒什么城府的有琴玄雅……

    公主殿下,俗世王權……

    李長壽心底分析出了一條線索,越發確信,這里面必然會發生什么故事。

    在背后策劃之人自以為百算無遺漏,但讓一名俗世王權中的煉氣士守將半路現身,而不是去仙門中直接找門內高人解釋狀況,阻止有琴玄雅外出,這本就有些邏輯不通……

    算了,這些跟自己都沒什么牽扯。

    李長壽奔跑中拿出那張簡單的地圖看了眼,目光中流露出少許無奈。

    若非已經沒什么辦法,他也不愿來這種兇險之地冒險,這完全違背了他在山中茍到老死的人生教條。

    但師父……

    “太清在上,百因不沾,諸邪辟易!”

    輕喝一聲,李長壽打起精神,繼續在滿是毒障的黑色叢林中疾馳。

    然而剛過片刻,李長壽又產生了自己正被人監視的微妙感應。

    眉頭略微一皺,心底也道了句麻煩,李長壽這次卻沒有暴露更多遁術,而是檢查自己儲物法寶中的幾樣斗法用的事物,靈識已經開始找尋合適的埋伏地點。

    他雖小心謹慎,卻非膽小怕事,這兩者之間還是有所區別的。

    接下來較長的一段時間,李長壽僅僅只是有這種被人盯著的感覺,并沒有遭遇什么埋伏或者偷襲。

    如此精神緊繃了整整兩個日夜,施展了幾次土遁之法,被盯梢的感覺依然存在。

    李長壽推算了下自己此時的方位,自然已經深入亂瘴寶林,應該已經離開了酒玖師叔仙識能探查的范圍。

    他一刻都未歇腳,猶自不覺疲倦,此前堅持了許多年的毅力訓練,效果也是相當顯著。

    突然間……

    殺意?

    李長壽散出去的靈識沒有捕捉到任何威脅,對方顯然是有躲避靈識探查的手段。

    目光掃了眼殺意的來源——左側那陰暗的叢林,李長壽繼續朝著前方疾奔,但他左手指尖輕輕搓動,將一根根如蛛網般的透明絲繩散在了身側,右手在另一側不著痕跡地鼓起了微風……

    探查利器:重瞳三頭蛛蛛絲。

    不多時,李長壽心底浮現出了一幅有些模糊的畫面。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