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十四章 這還能從天而降?
    “刺鳩的氣息消失了,那個化神九階的度仙門弟子也消失了,這事有些古怪。”

    密林深處,一處隱秘的山谷中,幾道黑影潛藏在一處灌木叢中,在傳聲商量著什么。

    一人罵道:“八成是拿了好處殺了個人就直接走了!

    哼!這般人物,當真信不得,還是自己培養出的手下可靠些!”

    “困龍陣準備好了嗎?”

    “已經擺好了,絕對能困住那個度仙門的真仙。”

    “很好,雖然情況有變,但問題應該不大,”主事者沉吟幾聲,“稍后給四公子去信,安排一波人故意截殺四公子,把那個度仙門真仙吸引過去。

    我們親自出手將那兩名弟子抓去困陣中,再將這名真仙引入困陣。

    此事事關復國大業,六公主是最好的機會,這次必須控制住六公主,順帶也讓四公子得償所愿。”

    幾道黑影輕笑了幾聲,主事者做了個攥拳的手勢,其他幾道黑影四散離開,迅速消失不見。

    半日后,幾名黑衣人突襲元青與有琴玄雅,元青當機立斷捏碎傳信符。

    正在王奇和劉雁兒上空盤坐的酒玖突然精神一震,轉身沖向西南方向,也宇文陵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后。

    酒玖剛飛走,下方便有十多股氣息沖出,更有兩名仙人直接出手偷襲,將王奇和劉雁兒打暈帶走。

    半個時辰過后,酒玖又急匆匆地飛了回來,宇文陵卻留在了元青與有琴玄雅上空暗中保護。

    此時酒玖也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但自己沖的太快,等她找到劉雁兒與王奇時,自身已陷入了某處大陣,周圍遍地白霧,被困在了其中。

    將王奇和劉雁兒夾在肋下,酒玖在困陣之中一陣亂飛,本就不擅長陣法之道的她,很快就發現自己是在原地打轉。

    “還好,有個大塊頭將軍去守著元青和玄雅了。”

    酒玖心底剛松了口氣,想靜下心來思索破陣之道,但隨之耳旁又浮現出了李長壽進入亂瘴寶林時的那聲叮囑:

    ‘酒師叔,來路不明者始終有些可疑,不可輕信之。’

    那個宇文陵莫非……

    一時間,酒玖額頭沁出了兩滴冷汗。

    這一環扣一環,自己好像從開始就上當了!

    李長壽那家伙怎么樣了?他修為最低,會不會已經被這些人害死了?

    這些人八成就是沖著玄雅和元青來的,自己早先怎么沒發現!

    酒玖禁不住破口大罵:“你們這群宵小之徒,有本事出來跟本仙大戰三百回合!用這些鬼魅伎倆算什么煉氣士!”

    然而,大陣范圍內只有一群群毒蟲、幾只同樣迷路的毒獸,完全沒有半點回應。

    “啊呀!”

    酒玖把昏迷的兩人往地上一扔,在那氣的一陣跺腳,身上麻衣短衫某處區域的線繩一時間壓力倍增。

    “陣法什么的真的煩死了!”

    ……

    ‘仙解草……這東西還真難找。’

    進入北俱蘆洲第十二天,走出亂瘴寶林后,李長壽又朝著西北進發了一千六百余里,‘按時’抵達了他那張地圖上標識的區域。

    這片區域大概方圓三百多里,有丘陵、沼澤、山脈末端等復雜的地形構造,因稍微深入北俱蘆洲,毒獸毒蟲比外圍兇猛了許多。

    李長壽一直保持十二分警惕,小心翼翼地搜尋著自己要找的那株‘毒草’,但連續搜查六日,各類毒草、靈藥采了不少,但自己冒險前來北俱蘆洲的‘主要目標’,依然沒有半點影蹤。

    這日午后,忽逢一場‘毒雨’,從空中落下的雨水竟都是劇毒之物。

    李長壽不敢貿然活動,就近找了一處懸崖,在崖壁上開了個洞鉆了進去,靈識探查山壁各處,等待著雨停后繼續找草藥。

    這六日來,他已經將這片區域快搜查完了,依然找不到仙解草的蹤跡。

    ‘仙解草啊仙解草,何必如此躲貓貓,大家痛快點見個面不好嗎?’

    李長壽打了個哈欠,盤坐在洞中,將自己的狀態調息到最佳。

    他是在一本古籍上得來的訊息,發現這片區域有仙解草生長。

    直接來這里找尋,是獲得這株藥草代價最小的辦法;如果真的找不到,李長壽決定稍后回去的路上,去之前的那個鎮子碰碰運氣。

    哪怕傾自己這百年來坑蒙拐騙、咳,省吃儉用存下來的所有靈石、寶物,能換來一株仙解草也是值得的。

    若是此路再不通……

    那李長壽也沒什么辦法,只能回山后再做打算。

    這場大雨來的急,卻一時間沒有要走的意思。

    李長壽也難得可以休息下,略微放松緊繃的心神;自己雖然有一小撮赤陽毒龍涎,一直免受毒物侵擾,但身處這般險地,他很難對自己說‘不必擔心’。

    酒師叔應當無恙吧。

    又想起九天前自己滅殺的那名煉氣士,李長壽拿出那顆‘攝魂珠’想再看看那些記憶碎片,其內的殘魂卻早已消散。

    罷了,總歸跟自己無關。

    這伙人計劃周密,又有元青這個大暖男作內應,憑酒師叔的頭腦……應該很輕松就會被誆入大陣。

    酒師叔這個人,修為高、性情也算可愛,但有時候就是性子太著急了些,酒勁上頭就會不管不顧。

    倒是可惜了那個有琴玄雅,在仙門中修行這么久,依然躲不過俗世的王權爭斗;而她身邊一直大獻殷勤的青梅竹馬,卻是最為居心叵測之輩。

    李長壽從不覺得自己是個英雄,也沒有去拯救公主、改變他人命運的義務;有琴玄雅在他眼中,也只是個容貌出眾的‘麻煩’而已,這種大因果,自己能躲就躲,躲不開也不能被牽扯……

    轟隆隆——

    頭頂突然傳來了陣陣雷聲,李長壽開始檢查自己還剩下的各類資源。

    丹藥充足、符箓充足,赤陽毒龍涎還可撐九日,足夠自己探查完這片區域而后從容離開;接下來自己如果動作快些,將這片區域搜查完,還能向北面或者西面多搜尋些區域。

    “仙解草啊仙解草,老哥現在很狂躁。”

    轟!

    山壁突然一陣顫抖,這抖動的頻率……

    李長壽迅速擴散開靈識,很快就看到了頭頂云層的異樣。——云霧形成了一口漩渦,其內有雷光閃爍,仿佛有什么東西要‘擠’出來一般。

    掐指一算,乾坤有變!

    李長壽在身周撐開一層法力罩,立刻從巖洞中沖了出來,迅速落向地面準備施展探云游龍步。

    可他身形剛剛下落,就聽頭頂一聲轟鳴,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從漩渦中沖出,如落雷一般急速撞到了地面上。

    這人影恰好落在了李長壽落腳點前方三丈,濺起了一堆泥濘。

    李長壽身形迅速后撤,三張紙人已經扣在掌心!

    但緊接著,李長壽看到了那道被包裹在一層淺紅色光罩中的身影,眉頭頓時緊緊皺了起來。

    這……

    是老天爺瞧他挖靈藥毒草太舒坦了,特意給他增加點任務難度?

    還是自己這次出門犯了什么命煞,這場是寫在自己命里躲不開的小災禍?

    他眼前這個身著火紅仙裙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有琴玄雅。

    只是她此時受傷頗重,左肩之上有一道深可及骨的傷口,鮮血糅雜有毒的雨水,順著玉臂不斷滑落,右手緊握的大劍也沒了劍鞘,劍身上有著幾道蛛網般的裂痕……

    她身上的傷痕最少有十多處,但都避開了要害。

    在李長壽看清楚她的同時,有琴玄雅也看到前方雨簾中有道身影,她低頭噴出一口鮮血,目光透露出幾分決然,拄著大劍慢慢站了起來,但又覺得這身影有些眼熟……

    李長壽眉頭一皺,此刻他靈識散布開來,并未感覺到有追兵來襲;

    聯想到剛才的動靜,顯然是有琴玄雅動用了什么逃命的寶物,直接利用乾坤術法挪移到了此地。

    要命的是,偏偏是此地。

    面對同門見死不救,若是有琴玄雅活下來回到師門內告他一狀,也夠他受的;但李長壽并不想卷入這場紛爭之中,這本來就跟他毫無關系。

    雖然被告一狀確實會很麻煩,但也就被扣扣月供什么的……

    “啊,雨好大,視線完全被阻擋了,啥都看不見啊。”

    李長壽低聲嘀咕著,淡定地轉了個身,面對著背后的山崖,雙手開始迅速捏起土遁的法訣。

    在線等一個愚公!

    急!

    “長……長壽師兄?”

    有琴玄雅有些錯愕的看著雨幕中李長壽的背影,低頭咳出一口鮮血,又急聲道:“你快走不要管我,你修為太低,他們人多勢……眾……”

    話語未喊完,有琴玄雅雙眼已是無力地閉上,自身氣息徹底混亂,傷勢爆發,連人帶劍撲倒在了泥濘的地面上。

    頭頂陰云中出現了一道閃電,雨聲越發噪雜。

    “算了,看在你還算有良心的份上,用土遁帶你半程。”

    后面可就真管不到了,只能讓你聽天由命……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