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十六章 有毒,肯定有毒
    赤陽毒龍涎的份量在不斷縮減,李長壽留下足跡的區域越發廣闊。

    古籍記載之地探尋無果,亂瘴寶林周遭探尋無果。

    捎帶著救下了有琴玄雅的三天后,李長壽依然沒有找到仙解草,反倒是因為越發深入北俱蘆洲,收獲了不少有用的毒草靈藥。

    甚至,他還捉到了兩只珍貴的‘焚尸蟲’,可以拿回去煉制成煅尸粉,處理尸首的手段增加到了十二種。

    他心底雖略感煩悶,但始終未曾忘記自己身處北俱蘆洲這般險地,警惕之心從未落下。

    按理說,仙解草雖珍貴,卻是頗為另類的毒草,很少有人需求才對;

    而自己找尋的這些區域,都符合仙解草需求的生長環境,可就是一株幼苗都見不到……

    也真是邪了門。

    自己在修行間隙拼命擠出時間,讀了幾十年的毒經藥典難道都是假的?

    ‘果然,還是師父他老人家氣運太差。’

    李長壽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一句,將心底的不甘驅逐,開始思索自己何時回去。

    向西面再走兩百里!

    若是尋不到就只能作罷,再去那個鎮子中找找有沒有仙解草售賣……雖然希望更為渺茫。

    快步疾行,李長壽腳下帶出道道殘影,要完成這最后一程的求索之路。

    探尋五十里,毫無收獲;

    探尋百里,在附近可能生長仙解草的區域轉了一整圈,也沒仙解草的蹤跡,倒是意外收獲了幾株配置軟仙散的珍貴靈藥……

    看,自己用的毒草排著隊往儲物法器里面跑,對師父有用的毒草,連根毛都尋不到。

    這大概就是人品和氣質的差距吧。

    得不到仙解草,自然就無法煉制‘融仙丹’,這條路便是走不通了。

    還好自己此前就制定好了備用方案二和備用方案三,雖然都不如‘融仙丹’更保險,但總歸能幫上師父一些。

    嗡——

    天地靈氣波動,有人在斗法?

    李長壽的靈識立刻朝著波動來源探查了過去,但前方瘴氣太濃、毒氣也在動蕩,以至于讓他探查的有效范圍只有二十余里。

    三十里之外似乎有煉氣士在斗法,靈識捕捉到了數道騰轉挪移的身影……

    再往前走,就到那些‘散修’活動的區域了嗎?

    在北俱蘆洲邊界活躍著許多煉氣士,他們一般都會深入北俱蘆洲數千里尋找一些珍貴的奇花異果,以此易物換物,換取自己修行用的修道資源。

    比如此前被反殺的‘刺鳩’,已經修到了歸道境,平日里沒有臟活的時候,也是靠這種累活賺取修行資源。

    李長壽心底立刻起了退意。

    停下身形,李長壽藏在一處巖石之后,細細思量。

    古籍上記載的區域已經探查完了,自己要去的這個方向正有煉氣士斗法,此時不退更在何時?

    正所謂【君子不立危墻之下】,這次北俱蘆洲之行,只能以遺憾落……幕……

    李長壽突然精神一震!

    他擴散出去的靈識偶然捕捉到,在西北方向二十三里之外的一處懸崖頂部,有三株其貌不揚的翠綠小草在輕輕飄搖!

    它們形狀恰似蘭花草,但比蘭花草要短了許多,葉片上還有一道道詭秘的紋路,每一株都包裹著一層淡淡的毫光。

    仙解草!

    能毒死元仙,重傷真仙元神的仙解草!

    而且看其上魔紋的數量,中央那一株已經最少有三千年的年份,兩旁的伴生草年份也過了千年!

    李長壽差點從石頭后面蹦出來。

    但他立刻默念清心咒,讓自己迅速冷靜了下來,現在藥草還沒到手,不能樂太早。

    冷靜,等藥草到手后平安走出北俱蘆洲,才能小小的慶祝……

    也不對,煉制丹藥也十分麻煩,最起碼等自己回到山中,煉制成功了融仙丹,那時候再開心也不遲。

    開搞!

    施展土遁,李長壽在地下直奔解仙草而去,同時靈識也在大地之中蔓延開來,分析著仙解草周遭環境。

    仙解草側旁有一株光禿禿的老柏樹……嗯,可以由土遁轉木遁接近仙解草。

    但幾千年份的毒草,對那些毒獸來說,絕對是大補之物,不可能沒有守在一旁的家伙。

    果然,李長壽很快就發現了一條三睛碧波蛇。

    這條蛇十分陰險地躲在懸崖下方,還懂如何隱藏自身氣息,三丈長的身軀融在巖石中,碧綠色細鱗散發著別樣的幽光。

    如果不是李長壽一寸一寸的排查,也無法發現與環境相融的這毒物。

    三睛碧波蛇的腦袋正中已經鼓起了一只肉包,看起來有點不雅,容易讓人泛起一些大膽的想法;

    它的三角形蛇頭已經開始變得狹長,身體也比普通蛇類粗厚一些。

    ——顯然已是在化蛟成仙的邊緣。

    而那株年份最長的仙解草,應當就是它化蛟成仙的關鍵,只是此時毒性藥力還不夠。

    ‘不好對付。’

    李長壽又注意到,懸崖下有許多白骨,其中不少都是人形的骨架……

    不能硬拼,必須智取。

    這種快成仙的毒物實力強橫,本就是劇毒妖獸,自己雖帶著十二樣不同效果、能威脅到普通元仙的毒藥,但在它面前都是無用。

    憑自己掌握的法術,硬拼雖然不一定輸給它,但周遭環境太過兇惡,到處都是不穩定因素……

    如何智取?

    靠木遁過去,拔了草就跑?

    蛇類兇獸大多都十分敏捷,這個方案明顯不行。

    在大地之中迅速穿梭的李長壽,此時也陷入了思索,心底很快就給出了十多個方案。

    距離夢寐以求的仙解草越來越近,李長壽的靈識也探查到了更遠處的斗法狀況,他定睛一瞧,禁不住氣息逆涌、在土里咳嗽了幾聲,差點直接扭頭走人。

    怎么又遇到她了……

    這個有琴玄雅有毒是嗎?

    干脆改名有毒玄雅吧……

    給她畫了地圖往西南走,怎么就出現在這了?與預期的位置差了足足兩千里!

    李長壽嘴角抽搐了幾下,感覺自己莫名其妙中,觸碰到了一些見識盲區……

    “嗯?追殺她的人中有幾個仙人?”

    李長壽心底閃過了少許靈光,靈識捕捉著那邊追逐打斗的情形,突然有了智取仙解草的計策。

    仔細想想,若非這個方向出現斗法的波動,他也無法發現這三株仙解草;

    而這個方位,按照他此前的路線規劃,大概率搜查不到。

    從這個角度而言,自己這次還要多謝‘有毒玄雅’。

    “上次救了你,這次小小的利用你一下,咱們也算兩清了。”

    李長壽嘀咕了句,在土中稍微停頓,再次施展了土遁之術;

    他法力全開,又極力壓制自己的氣息波動,迅速且無聲無息的,摸到了懸崖附近……

    開始觀察追殺有琴玄雅之人。

    此時,有琴玄雅身周環繞著一把把燃燒著火焰的飛劍,身形懸浮在半空,也在朝著懸崖的方向挪移。

    她周遭飛劍飛速旋轉,布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防線。

    但李長壽一眼就看出,有琴玄雅此時不過是外強中干,這門御劍的法術還沒學到家,只懂固定招式,不會臨場變通,在防守時無法有效反擊……

    而追殺有琴玄雅的是六名黑衣人,兩名歸道境、四名返虛境,他們出手雖用全力,但招招不去鎖定有琴玄雅的要害,顯然是想活捉。

    ‘這幾個家伙,恐怕還不夠這條三睛碧波蛇塞牙縫。’

    還好,還有兩股氣息在空中尚未出手,而這兩股氣息,李長壽都算熟悉——

    那什么國的殿前大將宇文陵;

    破天峰同門師弟,元青。

    方圓三十里范圍內只發現了宇文陵一名仙人,李長壽心思頓時開始活泛了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

    元青這個大暖男為什么還不下狠手?就這么一直拖著,真當自家度仙門無強人?

    度仙門雖然只算是一家中等意思的修仙門派,但好歹也是被廣泛認可的三教仙宗,俗世王權就算有幾個仙人坐鎮,也不會被度仙門看在眼中。

    如果酒玖師叔和他們五個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回返山門,必然會有仙人北上找尋,元青這一伙人如此磨磨唧唧,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說一千道一萬,這個假暖男還不就是饞這假冰山的身子?

    嘖,下賤!

    此時李長壽眼中,從云上的仙人宇文陵,到下方追殺有琴玄雅的這幾人,已被編號為工具人一二三四……

    靈識鎖定在有琴玄雅身上,李長壽催動咒法,施‘風語咒’,直接對有琴玄雅傳聲入耳。

    “以你此時面朝為乾位,退向震位,八尺距離。”

    正自御劍抵御前方法寶轟擊的有琴玄雅,頓時精神一震。

    長壽師兄!

    他怎么在此地?

    心中雖疑惑,但有琴玄雅已經下意識遵循指引,踩著飛劍貼地后撤,兩道流光恰好在劍陣側旁劃過!

    那是一把短刀與一把長釘,飛速襲來,卻直接落空!

    “再退,離位六尺。”

    李長壽的傳聲口吻略微急促了些,有琴玄雅依言再躲,又是兩道流光在另一側滑落。

    隨之,李長壽的嗓音接連不斷入她耳中:

    “別發愣,有余力就反擊,注意自己表情,不要讓他們起疑。

    懸崖下藏著一只厲害毒物,引他們過來,用毒物破敵。

    離位三尺,轉震位五尺。”

    有琴玄雅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眸,此刻迅速重新恢復明亮;

    她緊緊閉著嘴唇,心底嗯了聲算是回應。

    很快,她左退右躲,漸漸從容有度,在六名追殺者、以及上空兩人眼中,有琴玄雅整個人突然變得靈動了起來。

    臨陣突破?

    那六人的攻勢被她接連躲開大半,原本只能防守的飛劍,立刻找到了突破口開始反攻;

    這一增一減,有琴玄雅的壓力驟然降低了許多,有條不紊地退往那處藏著三睛碧波蛇的懸崖。

    與此同時,李長壽身形已經出現在了懸崖上方的巖層中,離著仙解草不過百多丈的距離。

    那頭三睛碧波蛇似乎已經感應到了什么,在懸崖下探頭出來,機警地觀察各處。

    在仙解草前方是一片草地,那株勁挺的黑皮柏樹聳立在距離懸崖邊十六丈處,樹蔭遮在了仙解草上方。

    李長壽找準這黑皮柏樹的主根,在巖層中解除土遁,硬頂周遭擠壓而來的龐大壓力,咬牙施展出了木遁之術,鉆入了柏樹主根之中,隱藏氣息、果斷上沖。

    老柏樹:……

    嗯?

    嗯……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