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十九章 師父們來援
    捂著腫起的半邊臉,這矮道人抱怨道:

    “開個玩笑緩解緩解氣氛嘛,小玖你干嘛如此粗魯!本師兄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

    咳,說正事。”

    矮道人道號酒烏,酒玖幼年入門時忘情上人已經開始常年閉關,確實是酒烏照料養大。

    他們雖關系是師兄妹,但感情卻是父女一般,平日里也打鬧慣了。

    見酒玖又要發飆,酒烏眼珠一轉,連忙轉移話題說起正事,指著身后的幾人連環發問:

    “他們幾個的師父都來了,誰失蹤了?在哪失蹤的?你們被困這里多久了?”

    酒玖頓時面色黯淡了下來,對著后方幾人低頭做道揖,一時間,卻是不知該如何說話。

    劉雁兒和王奇面露喜色,從后面御空而來,向前行禮,口中喊著師父二字。

    酒烏道長身后這幾人,有破天峰姜京珊——真仙修為,有琴玄雅之師,師從度仙門當代掌門;

    破天峰林戚——真仙修為,元青之師;

    還有都林峰與小靈峰的兩位酒玖同輩仙人,此時他們已經找到各自愛徒,便不多敘。

    酒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面站著的、那位頭發花白的老道身上,小瓊峰齊源,李長壽之師。

    這老道此時形容枯槁,酒玖一時間竟不敢直視于他……

    她低頭嘆了口氣,心底卻是知道,李長壽這個弟子對這老道而言有多么重要,寄托了這老道多少期待與躊躇。

    酒玖低聲道:“齊源師兄,我上次見長壽時,他往北面去了。

    元青與玄雅去了西北方向,隨行的有一名玄雅家的將軍,名為宇文陵。

    若是所料不錯,這次是針對玄雅的一次算計。”

    “唉,”齊源老道苦笑了聲,對酒玖拱拱手,又深深地躬身,言道:“生死有命,外出歷練本就如此。

    各位,我尚未成仙,在北洲難有施展,還請……還請助我搜尋我那徒兒下落。

    小瓊峰一脈不勝感激!”

    一旁酒烏忙道: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齊源師弟你放心,我們現在就兵分兩路,我跟酒玖跟你一同向北找尋。

    師妹別愣著了,打起精神!想挨罰也要等找到他們在說!

    這兩名元仙是守在大陣之外的,我發現他們時,他們在不斷修補陣法,顯然是算計你們的元兇之一,咱們兩邊各自抓一個拷問,定能問出些什么!

    走,先上路!”

    姜京珊與林戚連聲稱善,能看出他們都十分著急。

    這矮道人酒烏袖袍一揮,遠處那兩道昏迷不醒的元仙頓時被他憑空攝了過來,隨手扔給了林戚一個。

    他們并未多說什么,此時去尋找弟子、營救弟子才是正事。

    定好互相傳信的頻率與各自搜查范圍,他們幾人兵分三路——

    王奇的師父帶王奇和劉雁兒去外面鎮子中打探消息;

    劉雁兒的師父則與姜京珊、林戚一路,往西北方向找尋;

    酒烏帶著齊源、酒玖,朝著正北方向搜尋。

    風風火火、急急忙忙,這幾位來自度仙門的仙人,繼續踏上尋徒之旅。

    而與此同時,某位不愿暴露姓名的靚仔,正躲在北方千里之外的一處剛開辟不久的巖洞中,起一堆篝火,捧一卷書簡,靜靜地等待這些援護到來。

    他非但一點也不慌,甚至還有點……小愜意。

    有琴玄雅盤坐在巖洞最內側,她閉目調息,隔一段時間就睜眼看一看洞口處的身影。

    每次她想找點話頭,卻總能感覺到,李長壽此時并不想與人交談。

    自殺了元青后,她昏睡了三日,半日前剛睡醒,自身傷勢已經再無大礙,就是……頭皮有點疼。

    “長壽師兄,我們就在此地等候嗎?”

    “嗯,”李長壽隨口應道,“方圓三百里內,我已經留下了多處咱們度仙門獨有的隱秘標記,這處巖洞外也已經布置了藏蹤匿跡的陣法,在此地暫時還算安全。

    若按你所說,元青一伙還有其他同謀,咱們再往南很容易撞入他們手中。

    算算時日,無論酒玖師叔脫困與否,門內前來援護咱們的仙人應該已經進入了北俱蘆洲。”

    李長壽話語一頓,抬頭看了眼有琴玄雅,“若你還不放心,咱們也可以繞行三萬里左右,不過這也有被對方撞到的風險。”

    “我……放心……”

    有琴玄雅輕聲道了句,抬頭看了眼李長壽,兩人目光剛好有一瞬對視。

    她不知怎么,平日里一向覺得自己光明磊落、不曾有半分愧心之事,此時卻下意識低頭錯開了視線。

    心底略微有些空蕩蕩的,像是有只小小的貓爪兒在輕輕撓動;

    略微的不安,些許的不定。

    應該是,自己被這位師兄救了兩次的緣故吧;

    有琴玄雅如此想著,自己應該想辦法報答才行,雖然此時自己依然在享受著長壽師兄的庇護……

    “師兄,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嗎?”她小聲問。

    李長壽隨口道:“嗯,不要輕易放出自己的靈識。”

    “是,”有琴玄雅頗為嚴肅地答應了聲,心底感覺稍微有些失落。

    自己,成了拖油瓶一般。

    啪!

    篝火發出一聲輕響,火勢小了些;

    李長壽在袖中拿出了一塊灰色的干木,放在了火堆中,讓火勢漲了上來。

    此時有琴玄雅方才發現,這火焰頗為奇特,沒有半點煙霧不說,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師兄,這火可有什么說法?”

    李長壽看了眼篝火,淡然道:

    “這是一種不算珍貴的木材,取自北元寒松,生于北海之南。

    這種松木不是什么靈根,上古時也只是一種普通的松木,特性只是耐寒。

    北俱蘆洲被瘴氣覆蓋后,這種松木也幾乎滅絕,但最后又重新變得繁茂了起來。

    自那之后,北元寒松就有了某種神奇的效果,自身不懼瘴氣,散發出某種氣息,能讓毒蟲毒獸下意識躲避開。

    這堆小小的篝火,就能讓咱們方圓三百丈之內沒有毒物。

    據說,在今日巫族聚集之地經常能見到大片的北元寒松,而這種松木也不值幾塊靈石,只是很少有人會用。”

    有琴玄雅聽得有些入神,那雙眸子倒映著李長壽的側臉,小聲道:“師兄當真見多識廣……”

    “門內典籍中都有記載,”李長壽淡定地應了句,繼續捧卷品讀,并沒有繼續交談下去的意思。

    有琴玄雅抿了抿嘴唇,心底思量著什么。

    又過了一陣……

    “師兄找到自己要尋的草藥了嗎?”

    “還算頗為幸運,尋到了,”李長壽笑了笑,想到此事,心情也是十分不錯。

    有琴玄雅不想讓聊天就此終結,又問:“師兄似乎為了此行準備了許多。”

    “啊,”李長壽隨口答道,“十五年前就在準備這次北洲之行,平日里零零碎碎攢了許多避毒之物。”

    十五年?

    有琴玄雅輕輕眨眼,又問:“那……宇文陵與那幾個惡賊,他們怎么了?”

    李長壽道:“他們,跟那條即將成仙的三睛碧波蛇同歸于盡了,此事咱們也是十分走運。”

    “嗯,”有琴玄雅嘆道,“這般惡賊定不會有什么好下場,只是沒想到報應會來的這般快。”

    李長壽順勢道:“那個,有毒、咳,有琴師妹,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師兄請講!”

    有琴玄雅立刻來了精神,那雙眸子滿是亮光,灼灼地注視著李長壽,“若能報答師兄救命之恩,玄雅這條性命舍了也是無妨!”

    “不用這么嚴重,”李長壽笑道,“咱們這次外出的際遇波折離奇,回山之后師長定會詳細問詢。

    我素來怕麻煩,也不想被人太過關注,更不想惹什么風波上身,還請師妹回稟師長時,不必多提及與我相關之事。

    我修為不高,也就有一手土遁,這說出去恐讓人笑話。”

    “師兄……”

    有琴玄雅神色一動,心底有道小閃電劃過。

    施恩不望報,不惹虛俗名。

    一心求仙道,謙謙君子風。

    她心底百感交集,眼波流轉,卻是感慨橫生。

    ‘長壽師兄是真的君子,這般心胸氣度,當真是我難以企及,更是那元青難以相提并論。

    有琴玄雅,你平日里身周多少虛浮驕躁之人,便覺得同輩煉氣士莫過于此,卻不知這般人物就隱在同門同代中。

    若能與長壽師兄互相引為摯友,那當真才不虛自己仙門一行……’

    “師兄放心,”有琴玄雅定聲道,“玄雅明白,將這些都記在心中。”

    李長壽眨眨眼,這家伙真明白了?

    總覺得她還是余毒未消呢為什么……

    罷了,自己回去后就在小瓊峰閉門不出,這件事就算起風波,應該沒幾個月就會平靜下去。

    低調才能躲避因果。

    后續只要不出差錯,自己此次北俱蘆洲之行就算完美落幕了。

    突然間,李長壽神色一動,布置在外的三頭重瞳蛛的蛛絲,此時突然捕捉到了一幅畫面……

    幾道身影從百里之外急促飛過,最外側之人,身穿麻衣、身段窈窕。

    雖然因為對方飛的太快,看不清她面容,但從麻衣短衫緊繃的程度,以及那迎風時才會出現的驚人弧線可以判斷……

    酒玖!

    “準備下吧,他們來了。”

    李長壽笑了聲,心底一塊石頭,也總算安穩落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krvnvy.live.bxquge.Com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