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執魔 > 《執魔》第489章 紅發鼎爐
    嵐角族的仙玉、靈藥、魔經等諸多寶物,被寧凡搜羅一空。

    嵐角一族被奴紋所鎮壓,永世不得離開泰蚩魔城,就連鬼角、殷公兩名煉虛,都被廢去修為,囚于族內,生生不得離去,直至壽盡。

    曾經顯赫一時的四大魔族,卻一夕衰落,成了寧凡之奴,此事震驚了天下。對這種處置,蘇顏并無異議,僅帶著十二頭銀鱗角龍,隨寧凡離開嵐角。

    這一日,幽海百萬丈之下,忽而遁出一道銀光璀璨的木舟,沖天而起,飛入云端。

    此木舟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古修遁寶,由12頭角龍拉動,遁速無限接近沖虛。

    這自然是蘇顏的手段了,身為曾經的嵐角族長,弄到一艘極品遁寶,并不足奇。

    寧凡立在銀舟船頭,身后立著蘇顏與小明雀,至于追隨明雀的一隊化神則負責駕駛銀舟。

    十二頭半步煉虛的銀鱗角龍,飛遁之時聲勢何其浩大。

    沿途所遇修士遙遙便感受到銀舟的強悍氣勢,根本不敢靠近,生怕惹怒了舟上強者。

    唯有少數老怪,認出了銀舟來歷,猜出蘇顏、寧凡會在舟上,想要追上銀舟拜見寧凡,卻根本無法追上銀舟。

    無意理會沿途修士,寧凡始終閉目不言,耳邊聽聞風聲,心中則計劃著下一步修煉之事。

    蠻魔中期的古魔修為,相當于金身第二境,卻遠比金身第二境強大,幾乎直追金身第三境。

    雖說肉身突破蠻魔,但法力仍是半步煉虛,終究是需要真正突破煉虛期的。

    而在突破煉虛之后,寧凡還需做好打算,朝著碎虛一步步邁近。

    離開越國,已四十年,四十年能修煉至這一步,其中艱辛,唯有寧凡自知。

    當修為到了這一步后,想要再進一步,踏入碎虛級別,其難度遠非常人可想象。

    在下九界之中,唯有碎虛高手,才是真正立于巔峰的存在,碎虛之下皆螻蟻。

    突破碎虛,對寧凡而言還有些遙不可及...

    “丹藥,道果,鼎爐...若想突破碎虛,這三樣皆是必不可少的。許久未捉鼎爐修煉了,以我如今境界,起碼要捉煉虛鼎爐才可修煉,只可惜,雨界之大,煉虛女修屈指可數,根本不足以修煉的...”

    寧凡睜開眼,斜睨蘇顏,搖頭沉默。

    對寧凡而言,蘇顏便是一具絕佳鼎爐,無論修為與姿容都是上上之選,但寧凡是不可能采補蘇顏的,只因蘇顏是他的魔妃。

    感覺到寧凡的目光,蘇顏莞爾一笑,優雅地捋了捋鬢絲,“主人眼中有欲念,是想要妾身服侍么?”

    那一霎采補鼎爐的欲念,并沒有瞞過蘇顏睿智的目光。

    “暫時不必。”

    寧凡輕笑搖頭,他雖對蘇顏有些好感,卻還不是男女之情,又未將蘇顏當做鼎爐,自不會與她輕率發生關系的。

    轟!

    遙遠的云端之上,忽而傳來巨大的崩碎聲,一片片空間被人生生撕碎。

    那空間破碎處,傳來三道問虛級別的強橫斗法波動,足以讓任何化神修士敬畏。

    立刻,銀舟之上所有化神修士緊張起來,明雀亦小臉凝重、停止啃丹藥。

    蘇顏則立刻取出法寶,全副警戒地護在寧凡身前,秀眉緊蹙。

    寧凡目光一凜,散開神念,前方十萬里之外,三名問虛老怪撕碎虛空,正一追二逃。

    起初感覺到斗法波動,寧凡還將這波動與之前鎖定殺機之人聯系起來。

    但細細一看,寧凡卻發現,這三名問虛老怪與那殺機鎖定并無關系。

    兩名問虛老怪,皆是綠袍打扮,原本鶴發童顏的模樣,此刻卻狼狽之極。全身傷痕累累,氣息衰弱,正拼命逃遁,慌不擇路。

    追殺兩位綠袍老者的,則是一名陰氣森重的紅發女子,膚色蒼白,雙唇卻艷紅如血,目光妖艷卻兇殘。

    那紅發女子與兩名老者一樣,都是問虛境界,但實力卻幾乎要達到問虛無敵了,遠非兩名老者可比。

    加之兩名老者重傷在身,若不出意外,紅發女子追上二人、并擊殺二人,一切只是時間問題,兩名老者絕對無法戰勝女子的。

    寧凡表情一收,下令調轉銀舟船頭,并無介入這爭斗的打算。

    兩名綠袍老者之前本與紅發女子在虛空中爭斗,卻并非女子對手,幾乎隕落在女子手中,只得倉皇撕碎虛空逃出,卻忽然見到寧凡等人在此。

    一見銀舟之上有寧凡、蘇顏兩名問虛高手,只覺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自然想要求助一二。

    二人雖不認識寧凡,卻稍稍認識蘇顏這名雨界煉虛的,知道蘇顏的厲害。

    二人不顧一切躲避紅發女子的攻擊,倉皇遁上銀舟,氣喘吁吁向蘇顏求助道,

    “是嵐角族的蘇仙子么?‘嶺南二老’有難,恰與蘇仙子巧遇,還請蘇仙子與這位道友援助一二,事后必有重謝!”

    二老不知寧凡實力,但自忖若有蘇顏相助,對付紅發女子應該不成問題了。

    “嶺南二老?”蘇顏微微一怔,似乎聽過這二老的名號,但從表情來看,與二老并不熟悉。

    寧凡則眉頭一皺,在嶺南二老逃至銀舟之后,那緊追其后的紅發女子,也將殺機鎖定在銀舟之上,開始朝銀舟不遺余力發動攻擊,令銀舟不得不停下飛遁。

    “護他二人者,死!”紅發女子殺意森森。

    很顯然,紅發女子已將寧凡等人視為嶺南二老的同黨,決定一并抹殺了。

    紅發女子持一根血月形狀的巨大鐮刀,每一次朝銀舟發出的血紅斬擊,都堪比問虛無敵的一擊之力,足以重傷普通窺虛了。

    蘇顏蓮步一邁,素手一揚,祭起一個紫銅龍角,散發出一道道紫紅霞光,擊散紅發女子一次次斬擊,儼然與紅發女子平分秋色的模樣。

    雖說寧凡并無救助嶺南二老的心思,但紅發女子攻擊銀舟的舉動,卻令寧凡目光一寒。

    他正愁沒有鼎爐捕獲,既然這紅發女子不問青紅皂白地攻擊于他,他倒是不介意收一個煉虛鼎爐!

    “顏兒,你退下,我來。”

    “你怎叫我顏兒...”蘇顏俏臉微紅,杏眸微動,卻將紅暈悄悄藏起,乖巧退下。

    而寧凡則順勢一躍,從銀舟之上騰空而起,迎著紅發女子的斬擊沖去。

    這一幕,大大出乎嶺南二老的預料。

    嶺南二老是雨界散修,常年外出尋訪古修士遺跡,尋找各種機緣。

    他們很少關注外界傳聞,自然不知道寧凡在雨界煉虛之中聲名鵲起。

    雖說看出寧凡有問虛級別的氣息,卻也看出寧凡剛突破‘問虛’不久,根基稍淺,故而二人并不認為寧凡有多么強大,更不認為寧凡可與紅發女子爭鋒的。

    在他們心中,在場能與紅發女子爭鋒之人,唯有嵐角族長蘇顏。當然,二人消息閉塞,連蘇顏離開嵐角的情報都還不知道的。

    二人之前見蘇顏與紅發女子勢均力敵,大松了口氣,正準備從旁出手協助蘇顏反擊紅發女子。

    豈料在這個時候,寧凡卻一句話喚退蘇顏,獨自迎戰紅發女子,這在嶺南二老看來,無疑是極其愚蠢的舉動。

    “這位道友,這紅發女子實力極強,幾乎已是問虛無敵的地步,絕非你可抗衡...”

    二人話音未落,忽然愣在那里,目瞪口呆。

    卻見寧凡面對紅發女子的鐮刀斬擊,比蘇顏的舉止更加輕松。

    僅僅是平抬手掌,便可借肉身之強大按碎一道道血月斬擊。

    僅僅是拳芒揮動,便可發出堪比問虛無敵的攻勢,令紅發女子左支右絀。

    從這份實力來看,寧凡分明不弱于蘇顏,完全有問虛無敵的實力!

    嶺南二老再不敢小覷寧凡半分,他們皆意識到,之前太過低估寧凡的實力。

    只是二老有些不明白,若寧凡有著問虛無敵的實力,必定早已在雨界揚名,二人就算再不關心雨界大事,也多多少少該聽過寧凡名號,何以對寧凡如此面生?

    “你敢阻我殺人?活膩了么!”紅發女子勃然大怒,她發現自己的攻擊竟完全奈何不了寧凡,反被寧凡處處壓制中。

    盛怒之下,女子周身忽而浮現一層層血紅煞氣。

    煞氣紛紛沒入其紅發之中,而其飄逸纖柔的長發,忽而好似活了一般,化作一條條血紅的長蛇,張著血口,噴著血炎,朝寧凡打來。

    十萬根秀發,便是十萬條血蛇。

    女子言語冰冷,指訣一掐,十萬蛇發噴出十萬道血色火雨。十萬火雨,蘊含了女子對寧凡的必殺之心,殺意驚天!

    “殺戮秘術,‘蛇發之術’!”

    十萬火雨的合擊,威力已無限接近沖虛一擊,就算是嶺南二老全盛去接,也無法接下這攻擊。

    二人面對這蛇發之火,紛紛大驚失色,但寧凡面對這些蛇火,卻是從容不迫,輕輕抬掌,掌心升起一個吞噬火焰的漩渦,將所有蛇火一一吸去。

    “采火之術!”

    那堪比沖虛一擊的強橫攻擊,就這般被寧凡輕描淡寫破去!

    “怎么可能!這位道友竟如此輕易擋下這些蛇火!就算是沖虛老怪,也未必能如此輕松吧?!”

    “不滅火體!一定是不滅火體!這位道友克制蛇火的姿態,就好似火中帝王,這定是因為他擁有不滅火體這種傳說體質的緣故!”

    二人驚呼間,紅發女子卻是大驚失色,萬萬沒想到自己施展的最強秘術,會被寧凡隨手破去。

    一揮血月鐮刀,正欲施展其他法術攻擊寧凡,下一瞬,卻見寧凡陡然召出黑火八翼。

    火翼一振,以堪比沖虛的遁速欺近女子身前,一指采陰,便朝紅發女子酥胸點下。

    他出手太快,快到紅發女子根本來不及防御,只能任酥胸被侵,一雙冷眸恨不得將寧凡千刀萬剮。

    但酥胸一旦被寧凡點中,立刻,一絲絲指力竄至紅發女子全身,令她法力開始變得難以調動,全身開始麻軟,嬌軀開始燥熱,哪里不知是中了寧凡魅術。

    “你竟敢...竟敢...”她面色在極端時間內嬌紅起來,氣喘不已,連話都無法說清了。

    這魅術太過霸道,能一指降服問虛境界的女修,還是紅發女子平生第一次見到。

    還來不及反抗,她的身子已落入寧凡懷抱,被寧凡接連點下一二十指采陰指,所有法力徹底被封印。

    “魅術又如何!殺戮秘術,‘殺念之術’!”

    一股股淡紅色的神念之力從女子識海竄出,每一股神念都被殺氣所覆蓋,化作一道道血紅的念刃,驟然斬向寧凡天靈,并同時斬向銀舟之上所有人。

    這淡紅的神念與劍念極為相似,若有人能窺探到女子識海,必定會發現,此女之識海,已全部修煉成為殺氣形態。

    此乃殺識,殺念!

    此女能修出殺念,著實讓寧凡詫異。

    此女以殺念攻擊明雀、蘇顏,卻令寧凡有些動怒了。

    在女子釋放殺念之時,寧凡同樣散出劍念,護在所有人身前,與女子殺念一次次對轟。

    轟!轟!轟!

    每一聲神念對碰之后,女子都會悶哼一聲,而最終,所有殺念都被寧凡的劍念所斬碎。

    她不可置信地望著寧凡,還欲再逞手段對寧凡下殺手。

    但這一次,寧凡沒有再給她出手的機會,直接一指點在她天靈之上,令其昏厥,以法寶繩索捆縛,拋入鼎爐環中。

    他許久沒有再捉過鼎爐,但如今的手法可沒有半點生疏。

    他或許不舍得采補蘇顏,但對于一個一上來就要取他性命的兇殘女子,寧凡可沒有半點憐憫之心。

    此乃送上門的鼎爐!唯一讓寧凡在意的,是這紅發女子的來歷與身份...此女的底牌手段,似乎來頭不小。

    從寧凡出手,到生擒紅發女子,前后不過十余息而已,一切出手都在電光火石之間。

    嶺南二老已經徹底驚呆了,他們很難想象,令他們死命逃跑的紅發女子,竟然被寧凡輕描淡寫地擒下了...

    “說說吧。此女的身份,以及她會追殺二位的原因。若二位有半句隱瞞,休怪本尊翻臉無情!”

    寧凡目光一冷,掃視嶺南二老,兩名老者立刻心魂一顫,不敢直視寧凡目光,亦不敢對寧凡稍稍隱瞞。

    寧凡的實力太可怕了,連紅發女子都能生擒,滅殺嶺南二老更不會有多難的。

    “此事說來話長...都怪我二人搜索某處古修士遺跡之時,偶然發現一處殺氣森森的界面通道,才引發這場殺劫的...”

    嶺南二老一面對寧凡賠笑,一面將前情娓娓道來。(未完待續。)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