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雪鷹領主 > 《雪鷹領主》第十八篇 第十二章 意志破除禁制!
    第三更!

    ————

    東伯雪鷹看著那幽暗洞**中被捆縛著的火鋮尊者,笑道:“在神界只要消息靈通些的界神,有幾個不知道火鋮尊者的。”

    “哈哈哈。”火鋮尊者雖然被綁縛著,依舊得意咧嘴笑著,隨即疑惑道,“你這個小家伙怎么也會在毀滅洞天?”

    “我在經歷考驗,想要加入毀滅軍團。”東伯雪鷹道。

    “就憑你?”火鋮尊者搖頭撇嘴,他的動作引起了鎖鏈嘩嘩嘩作響。

    “紅毛。”一道金光降臨,正是一名金甲俊美男子,金甲俊美男子嗤笑道,“你可別瞧不起東伯小子,東伯小子已經通過了兩重考驗,如今在經歷的是最后一重考驗。只要通過了他就是我毀滅軍團的一員了。你不是一直哭著喊著讓我們將你的分身送出去嘛。我們沒有特殊原因是無法離開毀滅洞天的,可東伯小子不同,他是真正的生命,是可以自由出入湖心島的,一旦加入我毀滅軍團,便可以帶著你的分身離開了。”

    “分身?”東伯雪鷹驚訝看著火鋮尊者。

    火鋮尊者尷尬一笑,紅色大胡子臉似乎更加通紅了些,他本身臉就紅,再紅臉也沒太明顯區別:“我當初一分身進入湖心島,太過膽大,惹了大麻煩,被囚禁在這!誰想我在神界的本尊因為去幫好友,誰想遭到暗算丟掉了性命。我只剩下一個身體,還被囚禁在這,都沒法回去。不過我的體內世界內卻孕育了一尊新的分身,讓他們這些毀滅軍團的幫幫忙,他們只是囚禁我一尊身體而已,將另一分身送出去恢復自由,他們卻根本不答應。”

    “希望你小子考驗成功,到時候幫幫忙帶我分身出去。”火鋮尊者隨意說道,“唉,其實我對你信心都不是太大。除了龐依,至今都沒誰成功加入毀滅軍團。”

    “我如果考驗失敗,難道不能帶你分身出去?”東伯雪鷹連道。

    如果帶出去。

    這可是尊者級存在,還怕九陽宮主圍攻?

    “不行的。”火鋮尊者無奈道。“我是重犯!非毀滅軍團士兵,都無法進入這個洞**內靠近我。”

    “啊。”東伯雪鷹嘗試走了過去,走到洞**口的時候,頓時出現了一層法陣禁制在流轉,神紋流轉。根本無法穿過。

    “我已經被困了一千一百三十四億年了,可憐,可憐啊。”火鋮尊者感嘆道,嘴上喊著可憐,卻一點沒感覺他自己有絲毫不開心。

    東伯雪鷹雖然初步接觸,卻感覺火鋮尊者的確是個怪人。

    若是自己被囚禁這么久,恐怕很難笑得出來吧。

    “東伯小子,你全名叫什么?”火鋮尊者問道。

    “前輩多久沒和外界聯系了?”東伯雪鷹卻沒有直接回答。

    “很久了吧,反正一個都救不了我,我師尊和龐依有些仇怨。師尊不肯出面。師尊他老人家雖然是主宰級存在,可這是毀滅洞天,留有湖心島主人布置下的法陣和力量。師尊他也不敢來硬闖。”火鋮尊者撇嘴道,“剛開始還有些老朋友偶爾聯系,后來聯系越來越少,我干脆就封了聯系。也就我師尊偶爾透過因果聯系我。”

    東伯雪鷹納悶,忍不住道:“火鋮尊者,你師尊是主宰級存在?不知道是哪一位?”

    主宰級,屈指可數。

    就血刃神帝他們幾個,沒聽說誰是火鋮尊者的師尊啊。

    “我師尊叫‘元初主人’。是神界深淵最古老的主宰。”火鋮尊者眼中有著尊敬和隱含的一絲狂熱。

    “最古老的主宰?元初主人?”東伯雪鷹納悶,根本沒聽過啊!

    火鋮尊者見狀嗤笑道:“東伯小子,不是每一個主宰都要占領疆域,都想要諾大的名氣的!神界。無數生靈盡皆知曉的主宰是三位,分別是陰險的時空島主,霸道強勢的血刃神帝,低調的萬神殿主。實際上除了他們三個外,還有兩位不在乎疆域,不在乎名氣的。一個是我師尊‘元初主人’,是神界誕生后最先成就主宰的。另一個是‘乾合娘娘’,是神界深淵唯一一個女性主宰。”

    東伯雪鷹心中一動。

    他想到了一人。

    當初萬花宴舉行的時候,當時坐在最高位置上的,除了師尊血刃神帝外,還有兩位來自黑暗深淵的主宰,以及一位雍容華貴的女子,氣息內斂溫和。當時東伯雪鷹就納悶,這女子是誰,地位似乎比三祖要高的多。

    “我神界竟然有五位主宰。”東伯雪鷹感慨。

    “等你成了大能者,或者活的時間長點,也都會知道的。”火鋮尊者隨意道。

    “那黑暗深淵呢?”東伯雪鷹追問。

    “黑暗深淵,就三位,沒什么隱藏的。”火鋮尊者隨意道。

    東伯雪鷹問道:“那算上元初主人、乾合娘娘,我神界的主宰誰最厲害些?”

    “血刃神帝吧,正面搏殺沒誰是他對手。”火鋮尊者道。

    東伯雪鷹點點頭:“前輩不是問我名字嗎,我叫東伯雪鷹!拜在神帝門下,是他的親傳弟子。”

    火鋮尊者撇嘴,他也不奇怪,畢竟能夠通過兩重考驗,在神界定是不凡。

    “你小子在我面前還顯擺。”火鋮尊者也挺和氣,畢竟他有求于人呢,“你還是趕緊修行,別浪費時間,早點突破考驗,我可等著你救呢!你只要救了我,這救命大因果……我火鋮尊者是一輩子不可能忘。一定我出去,我就給你一個大大的好處。”

    “大大好處?”東伯雪鷹驚訝。

    “嗯,不過對你用途可能不大,畢竟你太弱。對你師尊血刃神帝反而有用。”火鋮尊者道,“只要你救了我,我火鋮以后就是你的大哥了,有什么事盡管招呼。”

    他也是被囚禁久了。

    如果能救出去,這因果太大!

    他也曾經想辦法讓龐依幫,可龐依和他師尊元初道人有矛盾,不可能出手。除了龐依,整個神界深淵至今沒誰能救他。

    “放心,我會試試的。”東伯雪鷹道。

    幫這種大高手,那就是送因果啊,能幫當然幫。

    ……

    東伯雪鷹和火鋮尊者閑聊了大半天,了解了許多神界深淵秘辛,也就繼續行走在毀滅洞天內,繼續詢問本心,剖析自己內心。

    一年年過去。

    轉眼萬年時間就快到了,離最終期限只剩下一個多月了。

    “怎么辦?”

    東伯雪鷹盤膝坐在湖水岸邊,看著眼前的湖水,萬年時間即將過去,只剩下一個多月,焦躁感已經完全影響了他的情緒。

    “萬年都差不多結束了,我的意志還無法破開封禁,希望渺茫。”東伯雪鷹眼中原本還滿是焦躁,連盤膝坐著的身體都難以安靜下來,可忽然他完全放松了。

    “算了。”

    “真的沒辦法,那只能失敗了。”

    “摩雪國主,我也是對不住他了。”東伯雪鷹暗道,其實摩雪國主早就安慰過他,畢竟他本就活的極久,且這次東伯雪鷹已經做的夠多了。

    心中隱隱明白自己是無法成功了。

    開始有接受失敗的準備時,這一刻,原本的焦躁完全沒了,反而坦然了,放松了!

    東伯雪鷹身體一顫,眼睛一亮。

    “正因為擔心更多,家鄉、兒女、妻子、修行、超脫成大能等等,想的太多太多,我才會滿是憂慮。”東伯雪鷹心中漸漸明悟,“可是就算再糟糕又如何?兒女都已經活了數萬年了,算上時間加速就更長了。妻子則活的更久!和無數凡人相比,他們活的已經很久很久。”

    “就算我東伯雪鷹,也活了太久,太風光。凡人們有幾個有如此經歷?不成大能又怎樣?活個上億年死了又有什么好不甘心的么?”

    東伯雪鷹此刻不再憂慮,反而是滿足,是感激。

    感激命運,感激一切,讓自己有妻子,有兒女,讓他們都過的這么好。

    “轟~~~”

    無困惑,無憂慮,無所畏懼,心境空靈,心念純一,一往無前。

    內心中有著感激,有著對未來的好奇探索,探索這充滿精彩的世界,在這條修行路上,努力前行,披荊斬棘,守護自己看重的一切!

    東伯雪鷹的識海內,那微小的小人‘東伯雪鷹’,此刻通體開始變得隱隱透明,開始綻放光芒……

    **(未完待續。)
11选5走势图手机版